药师经真言网

您的当前位置:首页 > 佛学新闻

宣化上人:斩手救母

发布时间:2019-11-15 09:42:47编辑:阅读次数:
斩手救母

二十多岁的高德福因母病心急,到三缘寺准备砍手求佛垂怜,令他母亲的病早日痊愈。因为他的孝心,感动上人亲到大南沟屯,为他母亲治病……

上人自述:

离我庙上十八里路,在大南沟屯子有个人叫高万峰,他太太是抽鸦片烟的。她后来有病,躺在床上,病得连鸦片也不能抽,嘴唇都乾得就像火烧过似的,舌头也黑色了,七、八天没吃东西。他儿子叫高德福,大约二十来岁,为救母亲,暗自发愿要到三缘寺,在佛前剁手,想以诚心求佛菩萨保佑他的母亲病好。

\

四月初八浴佛节那天,有很多人来三缘寺拜佛。下午一点多钟的时候,他用报纸包着一把菜刀来到庙上。在佛前上香之后,他跪到佛前,把报纸打开,拿出菜刀想要剁自己的左手。旁边的人看到,赶忙捉住他的右手,说:“你干什么?你干什么?”他说他母亲有病,怎么样也治不好,他想剁手表示诚心,求菩萨让他母亲再活几年。

一般人都拿我们方丈和尚当活菩萨活佛那么看,当时有位李景华居士是方丈和尚最忠实的信徒。听说他这样情形,李景华就带他去见老方丈。李景华说:“方丈和尚你慈悲!帮帮他忙!”老方丈和尚说:“帮忙,一定帮忙!你去把安慈找来。”方丈和尚叫李景华来找我,我就去见方丈和尚。

我到方丈寮,向方丈和尚顶礼之后,站在一边。我说:“方丈和尚,有什么事情叫我做?”方丈和尚用手指他说:“他很孝顺,为救他母亲要剁手。”我说:“剁了一只手?还是两只手?”“都没有剁。”我说:“那怎么叫剁手呢?根本就没有剁嘛!”方丈和尚没什么辩才,只说:“他们不让他剁嘛!你可怜可怜他,去救一救他母亲!”我说:“人家来找你,不是找我,怎么要找我帮忙呢?我不管这个闲事!”方丈和尚说:“什么叫找你找我,你能帮就帮一帮他,他这么诚心。”我说:“你不能老给我找事,给我添麻烦!”方丈和尚说:“你可以嘛!能做得到就帮忙人,结结缘!发发慈悲!”

我当时年纪轻,但是也不愿意管闲事,我对高德福说:“我没有办法,你回去!”虽然这么说,他还是跪着。其实他求我,我不去也是一样;我虽然是不理他,他不知道我已经为他回向,已经帮他解决他母亲的问题,他不知道还在那儿跪着落泪。高德福这种孝心有点是真心,我就说:“可以试一试,我到你家去看看。你先走!”他说:“你知道路?”我说:“不要管我,你自己先走就好了!”

这户人家离我庙上有十七、八里路远,他骑脚踏车先走,我走小路。等我到他家的时候,已经傍晚五点多钟,他还没有到家。他家里的人都不认识我,挡着不让我进屋,说:“我们家里有病人,没有钱,你不要到我们这儿来化缘!”出家人到什么地方,一般人看见都很讨厌的,都说:“我们没有钱,你不要来化缘。”所以我说“饿死也不化缘”就是因为这个,你们难以想像我过去所遭遇的那些情况。我对他们说:“我不化你们的缘!你们家有人到我们庙上要剁手,你们知道不知道?我是来给他安装手来的。”他们一听,才让我进屋里。我坐到炕上,也没有人理我。

大约等了五分钟,他回来了,很惊奇地说:“你怎么先到了?你坐什么车来的?”我说:“我跑路来的!”“你怎么跑得这么快?”我说:“你从大路走,我从小路上走,当然比你快了!”他立即叫全家都过来给我叩头顶礼;那时候,我是不穿鞋,也不穿袜子,他们都觉得我很特别。

我用黄裱纸给阎罗王写了一张疏文,疏文说:“我是谁,现在我在姓什么人的家里,门牌几号;因为他母亲有病,他到庙上要斩手供佛。我现在请阎罗王特别开恩,一定要把这个人放回来;不放回来,我就和你不客气!”他们全家很诚心地跪着,等我把这张黄裱纸烧了,大家才休息睡觉,这个病人还是人事不省。

第二天清早,这个病了七、八天,不吃东西,不喝水,不说话,也不睁眼睛的人,自己从炕上坐起来,说:“吉子!吉子!”高德福的小名叫吉子,说:“吉子,吉子!你给我拿一点粥来,我要喝粥,口渴得不得了!”高德福一听母亲会说话,欢喜得不得了,赶快跑到他母亲的面前,说:“妈妈,你好啦?”他妈妈说:“这么多天,我也不知道自己跑到什么地方去了;没有太阳,也没有月亮,也没有灯光,到处都是黑咚咚地,什么都看不见;想回家,也不知道家在什么地方,眼前就这么恍恍惚惚地发黄。”

高德福问:“那你怎么好的?”她说:“昨天晚间,我遇到一个出家人,他穿着很破的衣服,他把我送回来的!你以后要见着穷和尚,无论如何要给他一点钱,结结缘。”她儿子听她这样讲,说:“这个和尚长什么样子?”她说:“这个出家人很高的!我若看见,我会认得。”她儿子就往我那儿一指──我那时还在炕上躺着呢!说:“你看看,在炕上躺着那个和尚是不是?”他妈妈一看,说:“是他,我就是他把我送回来的。”就这么样子,全家人都跑过来跪着叩头,都要皈依我;他们也没去打听这个师父是好师父、是坏师父,有没有道德,全家都皈依了。我心想:“这回我要是向你们化缘,一定可以修个庙,但是我不化这个缘!你们昨天不让我进门口,我不会和你们化缘的!”我就是这种性格。

我用过“宝印手”两次,在东北高家用过一次,在香港也用过一次;在东北是不得已,不能不做!我用过“宝印手”之后,她病好了,但麻烦也就来了。这个说他有病,那个说他也有病,病人就多了。我说:“你们这些有病的人都欠打了!”我拿着一个拂尘,给每个病人打三拂尘;然后我问这些人:“你还有没有病?”“不痛了,好了!”我说:“你们都是欠打的,让我打一打就没有病了!”他妈妈由此病好了,又多活了二十年。我在1987年,曾叫高德福、高德祥、高家新、高德祥的太太,他们一家五、六个人,到万佛城这儿来看看。

【后记】1987年,万佛城举办了首度的水陆空超荐大法会,从中国应邀前来的法师及随行人员,总计有一百多位。上人特地请洛杉矶一位男居士来万佛城,负责在小厨房为他们准备三餐。

当时上人也邀请东北的一些还健在的同乡信徒来万佛城,其中包括了上人的三哥、三嫂,在道德会讲道的门翼屏(又名门一平)居士,以及高德福一家。高德福年纪大了,加上旅途劳累,一到万佛城就病倒在床上,而且病情严重。

那天,上人忽然叫这位男居士:“你赶快去厨房看看!”“师父,做饭还早着呢!厨房有什么好看的?什么好吃的都没有,没人会去那儿的。”上人说:“少啰嗦!你去还是不去?”“去!去!去!”男居士一到小厨房,就遇到高德福的儿子来讨粥。因为万佛城的法师日中一食,那时候大厨房的锅都还是冷的呢!高德福的儿子不知如何是好,急得一直叫“师父、师父”;看到小厨房有人,就赶快过来要粥。

男居士说:“不行!这个厨房煮的东西是给大陆的法师吃的。”高德福的儿子说:“我父亲病得很重,我想给他一碗热粥喝!”他一听是给病人的,说:“这可以!”一边手脚俐落地开始煮粥,一边和对方闲聊。他听说他们是师父的同乡,他就比个斩手的手势,问:“你们那儿是不是有个要斩手救母的孝子?”“那就是我父亲!”高德福的儿子腼腆地说。不久,上人开着他那辆由高尔夫球车改装的小车子,也来到小厨房。男居士赶快报告:“师父,你以前那个要斩手的同乡病得快要死了!”上人马上叫这位男居士引路,到高德福住的宿舍去。

上人看到躺在床上奄奄一息的高德福,拉起他一只手说:“我叫你来万佛城,不是叫你死在万佛城的。我不准你生病!”说完,又轻拍了他几下才走。隔天,男居士遇到高德福的儿子来要粥;知道高德福已经好很多了,他忍不住感叹:“我要是能学到这句‘我不准你生病!’就好了!”

\

本文链接:宣化上人:斩手救母

上一篇:安住清净本性,破除自我设限

下一篇:学道不成者,往往因为放不下自家身心