药师经真言网

您的当前位置:首页 > 根本萨婆多部律摄

第十一卷 根本萨婆多部律摄

发布时间:2019-06-25 19:10:30编辑:义净法师 译阅读次数:

药师经药师经全文药师经讲解

第十一卷 根本萨婆多部律摄

非时食学处第三十七

尔时薄伽梵在室罗伐城给孤独园。时十七众苾刍遇缘断食。便诣俗舍而行乞食。既得食已。非时而啖。事恼同前。制斯学处。

若复苾刍非时食者。波逸底迦。

言非时者。有二分齐。一谓过午。二明相未出。言食者。谓是时药可啖嚼物。于非时作非时想疑。若啖咽时。便得堕罪。时非时想疑。得恶作罪。时与非时作时想者无犯。若有病缘医人遣非时食麨食肉者。应取牛粪中谷麦磨以为糗。与彼令食。豺粪中肉非时听啖。若此等物病犹不差。要食好食方除疾者。可于屏处随所须食而授与之。赡部洲人向余三洲。及往天上。当依本处时量而食。颇有无病苾刍在南赡部。非时食啖得无罪耶。有谓东西两洲苾刍来此。依彼时分而食。应知食时所有行法。若大众多于日时候难可知者。佛言。食时欲至。先鸣健稚长打一通。更打三捶。总名三下。众既闻已。各净洗浴。及诸大众共浴尊像。有病苾刍即应请食。授事苾刍亦听先啖。次打三通更打三下。总名长打。大众方食。若声小不闻。应打大鼓。或吹双蠡。凡读经浴像及洗浴时。皆打三下。打健稚法。复有五种。若常集众者长打三通。大打三下。若寺家营作长打三通。大打两下。若苾刍死长打一通。渐细便绝。若坐禅处应摇锡杖警觉。时众若遭贼时。欲令人觉任打多少。大众集会行食难者。随处分坐。于上座前各安饮食。若恐行食不均平者。其捡挍人随行观察。若行食人少捡挍。苾刍受取饮食应可共行。不得两人同一盘食。若于行路无器可求。共食非犯。或共求寂同食亦听。苾刍先受取食持器勿放。然后同食。若有净人须与食者。应遥掷与。若眷属久离相遇。心喜欲同食者。屏处共食。准求寂法。苾刍唯着下裙。上无衣者。不应啖食。若病羸老上着小僧脚崎。或贯偃带。屏处而食。若此亦不能著者。随时将息。但着下裙屏处而食。若金银水精及琉璃器。并不应用。若在天龙药叉所居之处。无器可求随意用食。若食时众人坐定。未唱时至不应行食。乃至一匕盐亦不应受。受者得越法罪。若行食人不解者。上座教唱。上座若忘次座应教。啖食之时不应随情辄索饮食。若火力微者得索熟果。若少壮者随意取生。设有须索应小作声。食时踞坐好整威仪。不应顾视。当生厌想。住于正念。无掉乱心。然后方食。若异此者得越法罪。若食了时所有余食不应辄弃。应与父母等若俗男女来乞食时。应自防心随有而惠。若傍生类应施一掬。安钵草叶不应足蹈。不脱鞋履亦不应食。若是病人恐身有损。应踏皮革屣上。若食脆鞕饼果不应作声。应须润湿薄粥歠欱不得作声。若萝菔等擘破应食。若在俗家。上座食竟。洗漱既了。应复本座。为说施颂。说施颂时若闻声者。即不应食。若恐时过食亦无犯。或听一两伽他。然后更食。为上座者常应观察。上中下座勿令匆遽食不饱足。若食了时取一掬食。以水浇之。随意而弃。以施傍生。若有施主来请僧时。应先行筹知数方报。临到食时更有客来。或于数内有人他行。应报施主。若临食时欲出行者。应留待食有缘任去。若多客来饮食少者。上座应令平等而与。若食多者随彼施主多少行之。若大众食了施颂复讫。应住少时观望施主。若欲闻法应为宣说。若无心者随意而去。苾刍食讫皆应诵念一两伽他。报施主恩。亦不应发邪恶之愿。为断烦恼永解脱故。如上所说不依行者咸得恶作。

食曾触食学处第三十八

佛在室罗伐城给孤独园。时哥罗苾刍乞食而食。所有余食遂即曝干。风雨之时水渍而食。事恼同前。制斯学处。若复苾刍食曾经触食者。波逸底迦。

曾经触者。谓是自手先曾执捉。或留经夜拟自啖食。然曾经触有其二种。一谓中前从他受得齐日中时。二谓中后受得齐初夜时。过此限分若更食者。得波逸底迦。若不受而触齐时分内食者。得恶作罪。是名辄触。若过时分又得曾触波逸底迦。曾触曾触想疑波逸底迦。次二句轻后二无犯。若在北洲曾触辄触不受。并皆无犯。由彼于物无彼我心。或于彼取向余处者。亦无有犯。若苾刍于三处有曾触过。谓由僧祇及由苾刍并授学人。若苾刍尼于四处有曾触过。谓式叉摩拏。以为第四。望二种人无曾触过。一无羞耻人谓不畏罪。二有羞惭忘失正念。若于求寂等有希望心。持食与彼。欲至食时还有望心。得一恶作。食得堕罪。有望心与无望而食。但得恶作。无望而与有望而食。唯得堕罪。俱无希望食之无犯。若曾触钵匙盏钵袋。并支伐罗水瓶锡杖。乃至户钥相染触物。及以触口触手而饮啖者。咸得堕罪。苾刍若欲饮水啖食。时与非时。皆须以水再三漱口方可饮啖。若不尔者得恶作罪。若是病人无可得处。曾触酥等食亦无罪。泻水乳时流注向下。承之以器与触食相连。苾刍疑不敢食。佛言。水等下流食之无犯。在路行时所有粮食。若求寂等力弱无堪。不能持者应以绳系。令彼持绳方为擎举。及以扶下并皆无犯。或令彼持绳暂为擎食。令其憩息。彼缘贼怖弃食逃走。可自持行无触宿过。若越河涧无余可求。亦遣持绳共擎而渡。若此两人无方得济。独持而渡。此亦非犯。僧祇米谷以车运载。若车欲覆应共扶正。若病苾刍须乘此车者。应避轼边。若乘船者应避柁处。晒谷米等有难缘来。若无人者应自收内。若行险路无人可求。若有食粮应自持去。所到之处换易而食。必无换人分为二分。持一惠彼未近圆人。持余一分。共易而食。此亦无者。应一日中断食而行。至第二日食一虎拳。第三日中食二虎拳。第四日已去随意饱食。若其粮食中途罄绝。见有饮食。无未近圆人可令授者。纵不作净及以不受。或自上树打果而食。并开无犯。若僧伽枪镬内煎酥乳等。涌沸流溢无人可使。应自挠搅勿令弃失。若苾刍晒曝药等难至无人。设自擎举无触宿罪。凡因难事所有开缘。至无难时皆不应作。若酥瓶等谓是煮染。瓶器误触著者无犯。若错持此瓶欲上阁者。若未半阁道应放置地。若行过半即应擎出。凡饮非时浆。先须洗手漱口令净。然后饮之。若异此者得恶作罪。然于口中常含津触。欲求极净。此故无缘。应以澡豆及瞿摩等。和水揩唇周遍令净。再三水漱饮时非犯。若钵中有隙者。应再三洗之而用。若盛热食有腻浮上者无犯。若钵隙中有宿饭粒。应摘去之。水涤再三。设有余津食皆无犯。苾刍及尼各有触宿。两相换用者听食。若苾刍尼所有饮食。苾刍为举作彼物心。尼将施时得食境想六句。准上应思。

不受食学处第三十九

佛在室罗伐城给孤独园。时哥罗苾刍多住深摩舍那处。有诸俗人祠祭先灵。所有食饮自取而食。时俗讥谤云食人肉。恶声流布。法众惭耻。世尊因制他授方食。既有授人堪为明证。是时六众受与不受。并皆取食。事恼同前。制斯学处。

若复苾刍不受食举着口中而啖咽者。除水及齿木。波逸底迦。

不受者。谓不从授学人苾刍尼式叉摩拏求寂男求寂女并诸俗类而受得也。若猿猴熊罴有智知受非受者。此亦成受。受法有四。一须作意。二有授人。三自手受。四槃等置地手承一边。复有五种。一身授身受。二物授身受。三身授物受。四物授物受。五置地受。谓有方国嫌恶苾刍。作曼荼罗置钵于上。遥而指授遣置其中。复有五种受法。一仰手受。二以床受。三木枯受。四衣角受。五安钵中受。有五种不成受。谓在界外若遥远处。若在傍边。若在背后。或时合手。与此相违便成受法。时有施主持诸供食。列在众前。本心拟施。家中火起弃食往救。无人授食。时将欲过。佛言。应作北洲心自取而食。若受得食有不受食堕中。若有净人更令其授。必无授者拨去食之。若汁堕中多却方食。若先受得小儿来触。更受方食。有五种尘。触尘非触尘净尘不净尘。及以微尘。若可了知应须更受。复有五尘。饭食衣花及以果尘。咸须受食。凡欲受食先须用心。或置钵中。或承以叶。遣令置此遂堕余处。更受方食。授食之人不闲轨则。而放盘上应更总受。亦不应自取持与净人令授而食。若是病人无人可得不受无犯。凡看病人要须识知。可不方与病人食。言啖咽者。谓在咽喉。又灌鼻时。先净洗手从他受取。然后灌之。由其入口。必吞咽故。除水及齿木者。水若浑浊鉴面不见。亦令他授。然诸浊水应用蒱萄及蘡[薁-ㄇ+囗]子。或以麨团内浊水中。水即澄清方堪饮用。若碱水碱卤水堪为盐用。此皆须受。若池河内有弃饭粒。取水滤用无犯。若水中有油酪腻津上覆。应挠动滤用。若行路中见有辘轳汲水。或用酪瓶皮袋盛水。时及非时滤用无犯。后为难开不应常用。有五瓶瓨谓盛大小便及贮酒器。此不应用。应远弃之。盛酥油瓶火烧去腻。牛粪净洗。时及非时咸皆得用。或池水中浸之令净。若钵中盛饭有鸟来啄。去[此/束]四边。随意而食。秽处螥蝇触食非犯。诸盛水瓨应用甎木为盖。勿令虫入。若净水瓶傍口上穴。应用竹木盖塞。若瓶中水少恐洗手不足。应用叶饮。无人取叶用黄落叶。此若无者就连枝叶。或此亦无蹲踞一处。以瓶注口随意饮之。用齿木法事亦应知。谓于晨旦嚼用之时。得五种利。一决除热水。二能蠲冷癊。三令口清净。四乐欲饮食。五能明眼目。齿木有三种。长者十二指。短者八指。二内名中。嚼用之时。先以澡豆土屑净洗手已。次洗齿木。然后嚼之。若嚼了已水洗方弃。若乏水处于沙土中揩已而弃。此由苾刍于前生中曾作毒蛇嚼齿木时不洗而弃。有虫附近中毒而死。因斯世尊制洗方弃。然弃齿木及洟唾等。应于屏处再三弹指謦咳。然后方弃。若常行处若是净地。若好树边。少在老前。咸非嚼处。有三种事应在屏处。谓大小便及嚼齿木。若老病者畜承水器。此若无者。应临水窦嚼头寸许。令使柔软。然后徐徐揩齿龂牙。悉使周遍。次用刮舌箄屈而净刮勿令极利。致使损伤。应用竹木鋀石铜铁。除诸宝物。余皆听作。若无箄者。应擘齿木为两片已。更互相揩。准前应用。若卒无齿木。应用豆屑。或干牛粪净洗口唇。然后方食。若食了已事亦同然。乃至未将净水。洗漱口内。食津不应辄咽。此中犯者不受不受想。或复生疑。咸得堕罪。次二句轻后二无犯。若行食人少俗家酥蜜等瓶。如法受已。苾刍应行。若僧家器物则不应触。行饼果等所有筐笼。苾刍先受俗人后捉。如其欲放苾刍在前俗人在后。苾刍行时先已成受俗人与者是新受。得诸有杂果分为三色。谓上中下。行时间取勿使不平。放果盂中堕向余处。齐手及处自取而食。此已成受。如若更远重应受之。

索美食学处第四十

佛在劫比罗伐窣睹国。时六众苾刍受大名施主请。既至宅已。见其所设无堪食者。遂诣余家求乞美膳。得乳酪等。饱足食已。还至其舍更不能食。因生讥议。事恼同前。制斯学处。

如世尊说。上妙饮食乳酪生酥鱼及肉。若苾刍无病。为己诣他家乞取食者。波逸底迦。

他家者。非亲族也。乞者他不先许。无病而乞无病而食。得波逸底迦及恶作罪。无病从乞有病而食乞。得小罪食时无犯。有病从乞无病而食。乞时无犯。食得堕罪。第四无犯。若乞食时欲得余物者。他持食与报言。姊妹我饭已足。若彼问言。更何所须者。即便随情所欲从乞者无犯。若彼施主告苾刍曰。有所须者随意可索。或乞酪浆彼便施酪或从天龙药叉舍乞。皆无犯。

第五摄颂曰。

虫水二食舍无复往观军

两夜觌游兵打拟覆粗罪

受用有虫水学处第四十一

佛在憍闪毗国。时阐陀苾刍受用水时。害众生命。由用水事无悲烦恼。制斯学处。

若复苾刍知水有虫受用者。波逸底迦。

言受用者。有二种受用。一内受用。谓供身所须。二外受用。谓洗衣钵等。前之学处为营作故。局浇泥草。今此通论随何受用。若苾刍以贪嗔等心。或由忘念。或由渴乏受由虫水不问多少。或观不观有虫无虫。作有虫想。心无惭耻而不滤漉。于瓶等中乃至饮一掬。便得堕罪。有说。随以瓶等取水之时。若用尽者。方得堕罪。若起心欲取。得责心恶作。已起方便。得对说恶作。诸堕罪处类此应知。始终忘观亦得恶作。境想六句。四犯二非犯。有说。于无虫水作有虫想。亦得堕罪。有五种眼不应观水。一患疮眼。二睛翳眼。三狂乱眼。四老病眼。五天眼。由彼天眼与人事不同故不许观。齐几许时应观其水。谓六牛竹车回转之顷。或心净已来观知无虫。设不滤漉饮亦无犯。不观不滤咸不合用。应知滤物有其五种。一谓方罗。二谓法瓶。三君持迦。四酌水罗。五谓衣角。若苾刍无滤罗等。不应往余村余寺。齐三拘卢舍。若所到之处。知无阙乏。不持去者无犯。谓知彼僧祇恒有净水。若于河井先知无虫。若同行伴下至一人持罗而去。然共行时应问彼云。罗共用不。或至别路或尔回还。能与我罗独持去不。如其许者可共俱往。若不尔者不应共去。若不问者。得恶作罪。若顺河流齐五拘卢舍。若不流河齐三拘卢舍。虽无滤罗去亦无犯。若顺河流一度观水无有虫者。齐一拘卢舍。随意饮用。然须中间无别河入。若不流水及逆流水。一度观时齐一寻内得用。有五种净水。一僧伽净。二别人净。三滤罗净。四涌泉净。五井水净。若知彼人是持戒者。存护生命纵不观察。得彼水时饮用无犯。凡一观水始从日出迄至明相。未出已来咸随受用。若取水时手捉滤罗久生劳倦。应用三股立拒罗系两边。若水駃不停虫多闷死。应于罗中安沙。若牛粪末承之令住。若作瓦碗铜碗缘穿三孔。各安绳锁系在三竿。其水罗角置之碗内。下以盆器而承其水。瓨内观虫必须器满。若观水时虫细难见。应草莛示勿以指示。取水既讫罗置碗中。若近河池就彼倾覆。必居原陆可放井中。不得悬虚罗翻井上。令虫闷绝。或致损生。应为放生器。作小罐子。上下各安两鼻。系以双绳罗覆此中。净水浇沥殷勤观察。知无虫已正沉井内。翻底拔之再三。纵没勿令虫在罗。须净洗晒曝令干。若罗易坏者。应以铜铁瓦器底安花孔。阔三四指。高两三指以绢或叠系之而用。若于寺中安僧伽水瓨。应在便处并安木床。或为甎座常须净洁。时时应以茅草洗刷。勿令垢秽。若有臭气于阴处晒干。若不净手不应辄触。若有饮缘须将去者。或铜瓦碗。或于叶内持去。其行水人须着净服。勿以宿触衣裳触其瓨器。诸小苾刍亦听行水。若有俗家来借瓨器。应与故者不可与新。苾刍借时随意而与。应以一房用贮器物。铜器若少应共处安。如其多者别置一库(其放生罐一绳亦得承水之碗或置罗中)

有食家强坐学处第四十二

佛在室罗伐城给孤独园。时邬陀夷善解逆相预识人情。知彼男女欲行非法。即为女说法共相恼乱。由诣俗家事及淫烦恼。制斯学处。

若复苾刍知有食家强安坐者。波逸底迦。

言知者。识彼人心欲行交会。有食家者。女是男之食。男是女之食。谓男女行交会时更相受用。故名有食。强安坐者。不问舍主自纵己心。故云强坐。此中犯者。谓彼男女各有淫心契合。此时欲行交会。苾刍染心强为说法。以妨其事令他嗔恨。在座坐时。便得堕罪。有食有食想六句同前。若天女及半稚迦等。咸得恶作。为贼所逐避难潜形。无淫染心者无犯。

有食家强立学处第四十三

佛在室罗伐城给孤独园。邬陀夷苾刍前入俗舍。居门扇后自隐其身。观行恶法。彼人知已遂便讥骂。事恼同前。制斯学处。

若复苾刍知有食家在屏处强立者。波逸底迦。

言屏处者。谓唯有二人前随屏露。以坐为仪。此但据屏以立为事。乃至少时即得本罪。若有难缘同前非犯。

与无衣外道男女食学处第四十四

佛在室罗伐城给孤独园。时阿难陀苾刍饭食已讫。即以残食。与二无衣女人。彼之二女一老一少。不审观察。老与一饼少者与二。老母语少者言。彼与二饼意有所求。汝宜备办。由外道事讥嫌待缘烦恼。制斯学处。

若复苾刍自手授与无衣外道。及余外道男女食者。波逸底迦。

言无衣者。谓露形外道。言及余外道者。总收余类。自手与者。谓亲自手决心施与。此中犯者。谓是露形等外道男女。受者现前。苾刍授与。或堕手内。或落器中者。波逸底迦。若未堕时。得恶作罪。由自手与彼生憍慢无羞惭故。若不现前。或时弃地先出其分。后方食者。咸得恶作。境想六句如上应知。若宗亲若病苦与时无犯。若欲出家与其共住。如广文说。

观军学处第四十五

佛在室罗伐城给孤独园。时胜光王严整军旅。将欲征讨。时六众苾刍辄往观察。由观军事不寂静烦恼。制斯学处。

若复苾刍往观整装军者。波逸底迦。

言整装军者。欲将战斗。军有四种谓象马车步。此中犯者。去寺不远有大军众。严整师旅欲挍兵旗。苾刍往观。假使不挍为挍而观。初见之时。便得堕罪。设方便时。得多恶作。若观天龙阿苏罗等军。亦得恶作。乃至故心观鹑等斗。并恶作罪。境想同前。不犯者。若贼军欲至须往观望知其远近。若乞食遇见。若军营近路。若军来寺中。若有难缘纵观无犯。

军中过二宿学处第四十六

佛在室罗伐城给孤独园。时胜光王敕命军旅。六众见已遂久停留。事恼同前。制斯学处。

若复苾刍有因缘往军中。应齐二夜。若过宿者。波逸底迦。

此中犯者。相去不远。有整兵军。苾刍有缘受请诣彼。或有衣利引起贪心。而彼军营或整不整。作整兵心停留观察。至第三夜明相出时。便得堕罪。设方便时亦多恶作。不犯者。若为王等之所拘碍。若余难事者无犯。

动乱兵军学处第四十七

佛在室罗伐城给孤独园。时六众苾刍诣整兵军所。动乱兵戈象马逃奔。令军慑怖。事恼同前。制斯学处。

若复苾刍在军中经二宿。观整装军见先旗兵。若看布阵者。波逸底迦。

言整装军者。谓是装束临将战时。言先旗者。四种旗中见先引者。何谓四旗。一师子旗。二大牛旗。三鲸鱼旗。四金翅鸟旗。兵者四种兵中见首出者。言布阵者。阵有四种。一槊刀势。二车辕势。三半月势。四鹏翼势。言散兵者。除前所引余杂兵戎。此中犯者。观已整军。即得堕罪。若未整军得恶作罪。若观整军乃至散兵者。俱得堕罪。余并同前。难缘非犯。

打苾刍学处第四十八

佛在室罗伐城给孤独园。时邬陀夷因十七众不随其命。遂便打之。由结伴事不忍烦恼。制斯学处。

若复苾刍嗔恚故不喜打苾刍者。波逸底迦。

言打者。若手指弹。若脚指蹴。若甎瓦等。若以草莛打着他者。随其所有手指多少。及以芥子草莛数量。还得尔许波逸底迦。若不著者。亦得尔许恶作之罪。若杀心而打。得窣吐罗。言苾刍者。若持戒若破戒。有苾刍相起苾刍想。或复生疑。皆得堕罪。若非苾刍作苾刍想疑。或于柱壁。或于余事作掉乱心。而打拍者。咸得恶作。无犯者。不以嗔心为利益事。

以手拟苾刍学处第四十九

缘与前同。以手拟为异。制斯学处。

若复苾刍嗔恚故不喜。拟手向苾刍者。波逸底迦。

谓作打心而拟其手。初举手时。便得本罪。若一举手向多苾刍。随其多少准人得罪。若与苾刍相嗔恨时。应往诣彼求其忏摩。不应嗔心未歇往求辞谢。彼亦不得同师子行。为坚鞕心不相容恕若不肯忍。应遣智人方便和解。速令诤息。小者到彼嗔苾刍边至势分时。即应礼拜。彼应云无病。若见苾刍斗诤之时。无朋党心而为挥解。俗人斗处不应往看。恐引为证。故如上所说不顺行者。咸得恶作。

覆藏他粗罪学处第五十

佛在室罗伐城给孤独园。时邬波难陀犯僧伽伐尸沙罪。有达摩苾刍见。恐其外说遂作是言。尔亲教师我先知犯。遏恶扬善。曾不语人。汝见我非理应藏覆。达摩闻已。向诸苾刍说。其事同前。覆藏烦恼。制斯学处。

若复苾刍知他苾刍有粗恶罪覆藏者。波逸底迦。

知者。谓自见知。或因他说。言苾刍者。若持戒若破戒。有苾刍相。皆曰苾刍。言粗罪者。谓初二部及此方便。覆藏即是掩覆其过。此中犯者。若见闻作覆藏心。至明相出。便得堕罪。自余诸犯覆皆恶作。破戒人边设令发露。不成发露境想准知。无犯者。若说他时令自不安。若命梵难。若破僧因缘为护此故。覆皆无犯。

第六摄颂曰。

伴恼触火浴同眠法非障

未舍求寂染收宝极炎时

共至俗家不与食学处第五十一

佛在室罗伐城。时邬波难陀与达摩苾刍。先有嫌恶。便以美言诱说。将至俗家。遂不与食。令彼饥乏。其事同前。由不忍烦恼。制斯学处。

若复苾刍语余苾刍。作如是语。具寿。共汝诣俗家。当与汝美好饮食。令得饱满。彼苾刍至俗家竟不与食。语言具寿。汝去。我与汝共坐共语不乐。我独坐独语乐。作是语时。欲令生恼者。波逸底迦。

言俗家者。谓婆罗门及余俗家。言令得饱满者。意欲不与饮食令受饥饿。此中犯者。有苾刍相作苾刍想。为恼乱心。他领解时。便得堕罪。若恼授学人及以余人得恶作罪。若在尼寺。若天庙处。若外道家而恼乱者。皆恶作罪。若随医教为病令断食者无犯。

触火学处第五十二

佛在王舍城。因火烧树熏出黑蛇。诸苾刍见皆悉驰走。或以火头而遥打掷。因用火事不寂静烦恼。制斯学处。

若复苾刍无病为身。若自然火。若教他然者。波逸底迦。

言无病者。若有病缘触亦非犯。言为身者。非为他也。言自然者。若吹令发焰。若翻转火薪。若教他然者。谓令他然火。若为戏谑掉弄火头。若作半月像。若作车轮形。凡诸触火不在时中。若然若灭。若忘念若掉举。若气吹若投薪。若动柴炭才动转时。皆得堕罪。若不解方言人。若遣书等。若现身相使然火时。咸得恶作。若翻覆糠[(麥-大+十)*弋]火。或可于中烧饼而食。虽在时内无心守持。若发毛爪骨洟唾血等。置火中者。咸得恶作。无犯者。谓在时中作心守持。言时者。谓为三宝邬波驮耶阿遮利耶。若为诸余同净行者。所有事业。或时为己熏钵染衣熟诸饮食。或寒或病所有营为。作心守持。乃至事讫中间忘念。触时无犯。言守持心者。若欲触火应心念云。我今为作如是事。故须触此火。及为同梵行者。若欲灭时。应云为无事故须灭。若触师子等得恶作罪。作触火想有其六句。后二无犯。若放野火得窣吐罗罪。亦不应于石炭地上辄尔然火。应将甎石厚布方烧。若于廊庑及寺中庭然火之时。勿令熏屋。待烟尽已。方持入屋。若营作人所须之木。不应辄烧。若轻损时。得恶作罪。为翻火聚应作铁锸。夜诵经时应炳灯烛。所须灯树应作一重若是僧物。听作多重。

本文链接:第十一卷 根本萨婆多部律摄

上一篇:第四卷 佛说佛母出生三法藏般若波罗蜜多经

下一篇:请观音经疏全文