药师经真言网

第四卷 根本说一切有部毗奈耶破僧事

发布时间:2019-06-25 19:39:43编辑:义净法师 译阅读次数:

第四卷 根本说一切有部毗奈耶破僧事

尔时菩萨。在于宫内嬉戏之处。私自念言。我今有三夫人及六万婇女。若不与其为俗乐者。恐诸外人云。我不是丈夫。我今当与耶输陀罗共为娱乐。其耶输陀罗因即有娠。既怀娠已生思念曰。我于明旦报菩萨知。尔时菩萨。于其夜中约缘生理。而说颂曰。

所共妇人同居宿此是末后同宿时

我今从此更不然永离女人同眠宿

当此之夜。婇女倡伎悉皆疲倦。昏闷眠睡。或头发披乱。或口流涕唾。或复讇语。或半身露。菩萨见此。虽在深宫犹如冢间见诸死人。即自思惟。而说颂曰。

如风吹倒池莲花手脚撩乱纵横卧

头发蓬乱身形露所有爱心皆舍离

我今见此诸女眠犹如死人身形变

何故我不早觉知在此无智有情境

欲同彼泥箭毒火如梦及饮碱水等

当如龙王舍难舍诸苦怨仇因此生

菩萨说此颂已便即眠睡。尔时大世主夫人。于其夜中见四种梦。一者见月被蚀。二者见东方日出便即却没。三者见多有人顶礼夫人。四者见其自身或笑或哭。尔时耶输陀罗复于此夜见八种梦。一者见其母家种族皆悉破散。二者见与菩萨同坐之床。皆自摧毁。三者见其两臂忽然皆折。四者见其牙齿皆悉堕落。五者见其发鬓悉皆堕落。六者见吉祥神出其宅外。七者见月被蚀。八者见日初出东方便即却没。菩萨于夜中见五种梦。一者见其身卧大地。头枕须弥山。左手入东海。右手入西海。双足入南海。二者见其心上生吉祥草高出空际。三者见诸白鸟头皆黑色。顶礼菩萨所欲腾空。不过菩萨膝下。四者见于四方杂色诸鸟。至菩萨前皆同一色。五者见杂秽山菩萨在上经行来去。见是梦已。即从卧起欢喜思念。我今此相不久之间。当得阿耨多罗三藐三菩提无上之智。尔时耶输陀罗。即从睡觉。便为菩萨说其八梦。菩萨尔时。恐耶输陀罗情生忧恼。方便为解此梦。令得欢悦。见汝母家种族皆悉破坏者。今皆见在何为破坏。见汝与我同坐之床皆自摧毁者。床今见好云何摧毁。见汝两臂忽然皆折者。今皆无损。见汝牙齿悉皆堕落者。今亦见好。见汝鬓发亦自堕落者。今见如故。见吉祥神出汝宅者。妇人吉神所谓夫婿。我今见在。见月被蚀者。汝可观之。今见圆满。汝见日出东方复遂没者。今见夜半日犹未出。何为遂没。时耶输陀罗闻是解已。默然而住。菩萨尔时思惟是梦。如耶输陀罗所见之相。我于今夜即合出家。又作思念。我应方便令耶输陀罗略知觉我。作是念已告耶输陀罗曰。我愿出家。耶输陀罗曰。大天。汝欲往者可将我去。菩萨思念。得涅槃时即将汝去。报耶输陀罗曰。我有去处便将汝去。尔时耶输陀罗。闻是语已欢喜而寝。

尔时菩萨发心欲出。大梵天王及帝释等。知菩萨念应时而至。合掌恭敬而说颂曰。

心如未调马亦如躁猕猴

能舍五欲乐速证涅槃明

大慈者起起舍此大地尊

当得一切智度脱诸众生

菩萨报曰。天帝释。汝不见耶。即说颂曰。

如师子王在铁槛猛将弓刀守其傍

象马人众甚繁闹围绕此城若为出

父王犹如猛师子四兵铁甲皆全具

城堑楼阁及廊屋种种兵仗皆充满

见彼宫门及合门乃至城门亦如是

安诸鸣铃普周遍关拒甚难不可越

种种螺鼓围绕我喧聒鸣声未曾息

宫外多诸象马兵勤加防卫不令出

尔时释提桓因。即说颂曰。

昔有誓愿今应思然灯如来先授记

众生多拘苦恼中应速舍家求正道

我今亦能作如是及彼梵王诸天等

当令汝得无障碍诣树林中修正觉

菩萨闻是颂已。其心欢喜答诸天曰。善时天帝释即以昏盖覆。诸兵众及净饭王倡伎婇女。所有一切防卫守护劫比罗城者。皆令睡眠。心无觉悟。命夜叉大将散支迦持取踏梯。便令菩萨从梯而下至车匿所。见车匿方睡。菩萨以手推觉。良久方悟。菩萨尔时即说颂曰。

起起汝车匿速被干陟来

过去胜者林我往彼寂默

尔时车匿。若睡若觉。以颂报曰。

今非游观时汝先无怨敌

既无怨贼来云何夜索马

菩萨以颂告曰。

车匿汝昔来不违我言教

勿于末后时方欲违我命

车匿报曰。今夜半时我怀恐怖。不能取马。菩萨尔时闻是语已。便自思念。我若与此车匿言酬未已。恐傍人闻废我前去。不如自被马王干陟。即趋马坊至干陟所。时彼干陟见菩萨来。即怀嗔怒如大猛火。跳踉来去未便受捉。菩萨手中先有百宝轮相。一切怖畏众生见菩萨者。菩萨即以百宝手抚慰安隐。菩萨尔时。便以轮手抚其马头。即说颂曰。

我今末后时乘汝速当至彼不久留

我当不久证菩提当以法雨润众生

复次一切众生有常法。有人教者即能习学。干陟马王闻此颂已。即便安住。菩萨欢喜便被牵出。梵王帝释。令四天子共扶干陟拥卫菩萨。四天子者。一名彼岸。二名近岸。三名香叶。四名胜香叶皆有威力。诣菩萨所侍立左右。菩萨问曰。谁能将我腾空而出。四天子曰。我等皆能菩萨又曰。汝等有何神力。彼岸报曰。太子当知。尽大地土我犹擎得。亦复将行。近岸复曰。四大海水及诸江河。我今亦能荷负将行。香叶又曰。一切山石我能担负将行。胜香叶又曰。一切林树及诸丛草。能负将行。菩萨闻已以脚案地。令四天子尽力擎之。时四天子。即皆尽力共相动挽。乃至疲乏犹动不得。时四天子尽皆惊愕。白菩萨曰。不知菩萨有大威力。我等若知有是力者。不敢擎之。尔时车匿。闻其菩萨与四天子递相言说。即便趋行至菩萨所。菩萨尔时即乘干陟。时四天子各扶马足。尔时车匿一手攀鞦一手执刀。菩萨诸天威力感故。即腾虚空。宫中善神。既见是已悉皆号哭。泪下如雨车匿见之白菩萨曰。此是雨不。菩萨报曰。此不是雨。是宫中神见我今去。泪下如此。车匿尔时。闻菩萨此言。哽咽歔欷默然不语。菩萨尔时。如象旋顾望其宫中。便自思念。是我末后与诸女人共居一处。今一时别之。不复更尔。复重思念。我若不从东门与父王别。恐生嫌恨责诸兵士不加防守。即诣东门。见其父王睡眠极重。菩萨尔时。绕父王三匝跪礼父足。作是言曰。我今去者非不孝敬。但为生老病死磨灭有情。由是义故。我欲出家证菩提道救济斯苦。作是语已即腾虚空。时释迦大名将军。巡行观察至城东门。忽见菩萨腾在虚空。发声啼哭白菩萨曰。欲何所作欲何所作。菩萨报曰。大将当知。我欲出家。大名将曰此是非法。菩萨报曰。我已曾于三阿僧祇劫。常行苦行求无上菩提。于一切众生拔诸苦难。我今岂得在于宫中。今当一心为法而去。大名释迦。闻是语已即复啼哭。哀哉哀哉。净饭大王及诸释种。苦哉苦哉。虽发大愿欲留太子。徒加爱念。此事便发。释迦大将即说颂曰。

今日净饭王为子生忧恼

举手叫苍天悲恨大号哭

耶输陀罗等及诸大宫人

今别悉达已常为苦所逼

大名释迦。说此颂已悲泪懊恼。速至耶输陀罗所。以手推耶输陀罗。即说颂曰。

悉达夫欲去应可生留恋

勿当后时忧为忆夫愁故

今去极难见最后相见时

苦哉无人闻觉去勿罪我

大名释迦。频于内宫遍告众人。了无觉者。悲恼忙惧。复速往彼净饭王所。觉净饭王。即说颂曰。

悉达今欲去王当速制之

勿于彼后时为子常忧恼

大名释迦再三觉之。王犹眠睡曾不暂觉。时释梵天等。与无量百千诸天眷属。来诣菩萨。至菩萨所便即围绕。大梵天王及色界诸天。俨然无声在菩萨右。释提桓因及欲界天在菩萨左。或有执持幡盖并奏音乐。或于空中散诸香花供养菩萨。所谓优钵罗花。波头摩花。分陀利花。曼陀罗花。摩诃曼陀罗花。栴檀沉水香粖香和香。以散菩萨。复以种种上妙衣服散于空中。复于空中击鼓吹螺作诸倡伎。而作颂曰。

诸天在空中悉皆大踊跃

捨杵腥?案柙抻谄腥

本文链接:第四卷 根本说一切有部毗奈耶破僧事

上一篇:众生为什么会轮回?

下一篇:第十八卷 大方广佛华严经论