药师经真言网

您的当前位置:首页 > 般若经

第四百五卷 大般若波罗蜜多经

发布时间:2019-06-25 17:50:36编辑:玄奘法师 译阅读次数:

第四百五卷 大般若波罗蜜多经

第二分观照品第三之四

时,舍利子复白佛言:“世尊,云何菩萨摩诃萨修行般若波罗蜜多时所引发宿住随念智证通?”

佛言:“舍利子,有菩萨摩诃萨宿住随念智证通,能如实念十方各如殑伽沙界一切有情诸宿住事。所谓随念若自若他一心、十心、百心、千心、多百千心顷诸宿住事,或复随念一日、十日、百日、千日、多百千日诸宿住事,或复随念一月、十月、百月、千月、多百千月诸宿住事,或复随念一年、十年、百年、千年、多百千年诸宿住事,或复随念一劫、十劫、百劫、千劫、多百千劫乃至无量无数百千俱胝那庾多劫诸宿住事,或复随念前际所有诸宿住事,谓如是时,如是处,如是名,如是姓,如是类,如是食,如是久住,如是寿限,如是长寿,如是受乐,如是受苦,从彼处没来生此间,从此间没往生彼处,如是状貌,如是言说。若略若广、若自若他,诸宿住事皆能随念。

“舍利子,是菩萨摩诃萨虽有如是宿住智用,而于其中不自高举,不著宿住随念智证通性,不著宿住随念智证通事,不著能得宿住随念智证通者,于著不著俱无所著。何以故?自性空故,自性离故,自性本来不可得故。舍利子,是菩萨摩诃萨不作是念:;我今引发宿住智通为自娱乐,唯除为得一切智智。舍利子,是名菩萨摩诃萨修行般若波罗蜜多时所引发宿住随念智证通。”

时,舍利子复白佛言:“世尊,云何菩萨摩诃萨修行般若波罗蜜多时所引发天眼智证通?”

佛言:“舍利子,有菩萨摩诃萨天眼智证通最胜清净过人天眼,能如实见十方各如殑伽沙界情、非情类种种色像,所谓普见诸有情类死时生时,妙色粗色、善趣恶趣、若胜若劣,诸如是等种种色像,因此复知诸有情类随业力用受生差别:如是有情成就身恶行、成就语恶行、成就意恶行,诽毁贤圣邪见因缘,身坏命终当堕恶趣,或生地狱,或生傍生,或生鬼界,或生边地下贱悖恶有情类中受诸苦恼;如是有情成就身妙行、成就语妙行、成就意妙行,赞美贤圣正见因缘,身坏命终当升善趣,或生天上,或生人中受诸快乐。——如是有情种种业类、受果差别皆如实知。

“舍利子,是菩萨摩诃萨虽有如是天眼作用,而于其中不自高举,不著天眼智证通性,不著天眼智证通事,不著能得如是天眼智证通者,于著不著俱无所著。何以故?自性空故,自性离故,自性本来不可得故。舍利子,是菩萨摩诃萨不作是念:;我今引发天眼智通为自娱乐,唯除为得一切智智。舍利子,是名菩萨摩诃萨修行般若波罗蜜多时所引发天眼智证通。”

时,舍利子复白佛言:“世尊,云何菩萨摩诃萨修行般若波罗蜜多时所引发漏尽智证通?”

佛言:“舍利子,有菩萨摩诃萨漏尽智证通,能如实知十方各如殑伽沙界一切有情,若自若他漏尽不尽。此通依止金刚喻定,断诸障习方得圆满。得不退转菩萨地时,于一切漏亦名为尽,毕竟不起现在前故。菩萨虽得此漏尽通,不堕声闻、独觉之地,唯趣无上正等菩提,不复希求余义利故。

“舍利子,是菩萨摩诃萨虽有如是漏尽智用,而于其中不自高举,不著漏尽智证通性,不著漏尽智证通事,不著能得如是漏尽智证通者,于著不著俱无所著。何以故?自性空故,自性离故,自性本来不可得故。舍利子,是菩萨摩诃萨不作是念:;我今引发漏尽智通为自娱乐,唯除为得一切智智。舍利子,是名菩萨摩诃萨修行般若波罗蜜多时所引发漏尽智证通。

“舍利子,菩萨摩诃萨修行般若波罗蜜多时,能圆满清净六神通波罗蜜多,由此六神通波罗蜜多圆满清净故,便证无上正等菩提。

“舍利子,复有菩萨摩诃萨修行般若波罗蜜多时,安住布施波罗蜜多,严净一切智、一切相智道,以毕竟空不起惠舍悭吝心故。

“舍利子,复有菩萨摩诃萨修行般若波罗蜜多时,安住净戒波罗蜜多,严净一切智、一切相智道,以毕竟空不起持戒犯戒心故。

“舍利子,复有菩萨摩诃萨修行般若波罗蜜多时,安住安忍波罗蜜多,严净一切智、一切相智道,以毕竟空不起慈悲忿恚心故。

“舍利子,复有菩萨摩诃萨修行般若波罗蜜多时,安住精进波罗蜜多,严净一切智、一切相智道,以毕竟空不起勤勇懈怠心故。

“舍利子,复有菩萨摩诃萨修行般若波罗蜜多时,安住静虑波罗蜜多,严净一切智、一切相智道,以毕竟空不起寂静散乱心故。

“舍利子,复有菩萨摩诃萨修行般若波罗蜜多时,还住般若波罗蜜多,严净一切智、一切相智道,以毕竟空不起智慧愚痴心故。

“舍利子,复有菩萨摩诃萨修行般若波罗蜜多时,安住布施、净戒波罗蜜多,严净一切智、一切相智道,以毕竟空不起惠舍悭吝、持戒犯戒心故。

“舍利子,复有菩萨摩诃萨修行般若波罗蜜多时,安住布施、安忍波罗蜜多,严净一切智、一切相智道,以毕竟空不起惠舍悭吝、慈悲忿恚心故。

“舍利子,复有菩萨摩诃萨修行般若波罗蜜多时,安住布施、精进波罗蜜多,严净一切智、一切相智道,以毕竟空不起惠舍悭吝、勤勇懈怠心故。

“舍利子,复有菩萨摩诃萨修行般若波罗蜜多时,安住布施、静虑波罗蜜多,严净一切智、一切相智道,以毕竟空不起惠舍悭吝、寂静散乱心故。

“舍利子,复有菩萨摩诃萨修行般若波罗蜜多时,安住布施、般若波罗蜜多,严净一切智、一切相智道,以毕竟空不起惠舍悭吝、智慧愚痴心故。

“舍利子,复有菩萨摩诃萨修行般若波罗蜜多时,安住净戒、安忍波罗蜜多,严净一切智、一切相智道,以毕竟空不起持戒犯戒、慈悲忿恚心故。

“舍利子,复有菩萨摩诃萨修行般若波罗蜜多时,安住净戒、精进波罗蜜多,严净一切智、一切相智道,以毕竟空不起持戒犯戒、勤勇懈怠心故。

“舍利子,复有菩萨摩诃萨修行般若波罗蜜多时,安住净戒、静虑波罗蜜多,严净一切智、一切相智道,以毕竟空不起持戒犯戒、寂静散乱心故。

“舍利子,复有菩萨摩诃萨修行般若波罗蜜多时,安住净戒、般若波罗蜜多,严净一切智、一切相智道,以毕竟空不起持戒犯戒、智慧愚痴心故。

“舍利子,复有菩萨摩诃萨修行般若波罗蜜多时,安住安忍、精进波罗蜜多,严净一切智、一切相智道,以毕竟空不起慈悲忿恚、勤勇懈怠心故。

“舍利子,复有菩萨摩诃萨修行般若波罗蜜多时,安住安忍、静虑波罗蜜多,严净一切智、一切相智道,以毕竟空不起慈悲忿恚、寂静散乱心故。

“舍利子,复有菩萨摩诃萨修行般若波罗蜜多时,安住安忍、般若波罗蜜多,严净一切智、一切相智道,以毕竟空不起慈悲忿恚、智慧愚痴心故。

“舍利子,复有菩萨摩诃萨修行般若波罗蜜多时,安住精进、静虑波罗蜜多,严净一切智、一切相智道,以毕竟空不起勤勇懈怠、寂静散乱心故。

“舍利子,复有菩萨摩诃萨修行般若波罗蜜多时,安住精进、般若波罗蜜多,严净一切智、一切相智道,以毕竟空不起勤勇懈怠、智慧愚痴心故。

“舍利子,复有菩萨摩诃萨修行般若波罗蜜多时,安住静虑、般若波罗蜜多,严净一切智、一切相智道,以毕竟空不起寂静散乱、智慧愚痴心故。

“舍利子,复有菩萨摩诃萨修行般若波罗蜜多时,安住布施、净戒、安忍波罗蜜多,严净一切智、一切相智道,以毕竟空不起惠舍悭吝、持戒犯戒、慈悲忿恚心故。

“舍利子,复有菩萨摩诃萨修行般若波罗蜜多时,安住布施、安忍、精进波罗蜜多,严净一切智、一切相智道,以毕竟空不起惠舍悭吝、慈悲忿恚、勤勇懈怠心故。

“舍利子,复有菩萨摩诃萨修行般若波罗蜜多时,安住布施、精进、静虑波罗蜜多,严净一切智、一切相智道,以毕竟空不起惠舍悭吝、勤勇懈怠、寂静散乱心故。

“舍利子,复有菩萨摩诃萨修行般若波罗蜜多时,安住布施、静虑、般若波罗蜜多,严净一切智、一切相智道,以毕竟空不起惠舍悭吝、寂静散乱、智慧愚痴心故。

“舍利子,复有菩萨摩诃萨修行般若波罗蜜多时,安住净戒、安忍、精进波罗蜜多,严净一切智、一切相智道,以毕竟空不起持戒犯戒、慈悲忿恚、勤勇懈怠心故。

“舍利子,复有菩萨摩诃萨修行般若波罗蜜多时,安住净戒、精进、静虑波罗蜜多,严净一切智、一切相智道,以毕竟空不起持戒犯戒、勤勇懈怠、寂静散乱心故。

“舍利子,复有菩萨摩诃萨修行般若波罗蜜多时,安住净戒、静虑、般若波罗蜜多,严净一切智、一切相智道,以毕竟空不起持戒犯戒、寂静散乱、智慧愚痴心故。

“舍利子,复有菩萨摩诃萨修行般若波罗蜜多时,安住安忍、精进、静虑波罗蜜多,严净一切智、一切相智道,以毕竟空不起慈悲忿恚、勤勇懈怠、寂静散乱心故。

“舍利子,复有菩萨摩诃萨修行般若波罗蜜多时,安住安忍、静虑、般若波罗蜜多,严净一切智、一切相智道,以毕竟空不起慈悲忿恚、寂静散乱、智慧愚痴心故。

“舍利子,复有菩萨摩诃萨修行般若波罗蜜多时,安住精进、静虑、般若波罗蜜多,严净一切智、一切相智道,以毕竟空不起勤勇懈怠、寂静散乱、智慧愚痴心故。

“舍利子,复有菩萨摩诃萨修行般若波罗蜜多时,安住布施、净戒、安忍、精进波罗蜜多,严净一切智、一切相智道,以毕竟空不起惠舍悭吝、持戒犯戒、慈悲忿恚、勤勇懈怠心故。

“舍利子,复有菩萨摩诃萨修行般若波罗蜜多时,安住布施、安忍、精进、静虑波罗蜜多,严净一切智、一切相智道,以毕竟空不起惠舍悭吝、慈悲忿恚、精进懈怠、寂静散乱心故。

“舍利子,复有菩萨摩诃萨修行般若波罗蜜多时,安住布施、精进、静虑、般若波罗蜜多,严净一切智、一切相智道,以毕竟空不起惠舍悭吝、勤勇懈怠、寂静散乱、智慧愚痴心故。

“舍利子,复有菩萨摩诃萨修行般若波罗蜜多时,安住净戒、安忍、精进、静虑波罗蜜多,严净一切智、一切相智道,以毕竟空不起持戒犯戒、慈悲忿恚、勤勇懈怠、寂静散乱心故。

“舍利子,复有菩萨摩诃萨修行般若波罗蜜多时,安住净戒、精进、静虑、般若波罗蜜多,严净一切智、一切相智道,以毕竟空不起持戒犯戒、勤勇懈怠、寂静散乱、智慧愚痴心故。

“舍利子,复有菩萨摩诃萨修行般若波罗蜜多时,安住安忍、精进、静虑、般若波罗蜜多,严净一切智、一切相智道,以毕竟空不起慈悲忿恚、勤勇懈怠、寂静散乱、智慧愚痴心故。

“舍利子,复有菩萨摩诃萨修行般若波罗蜜多时,安住布施、净戒、安忍、精进、静虑波罗蜜多,严净一切智、一切相智道,以毕竟空不起惠舍悭吝、持戒犯戒、慈悲忿恚、勤勇懈怠、寂静散乱心故。

“舍利子,复有菩萨摩诃萨修行般若波罗蜜多时,安住布施、安忍、精进、静虑、般若波罗蜜多,严净一切智、一切相智道,以毕竟空不起惠舍悭吝、慈悲忿恚、勤勇懈怠、寂静散乱、智慧愚痴心故。

“舍利子,复有菩萨摩诃萨修行般若波罗蜜多时,安住净戒、安忍、精进、静虑、般若波罗蜜多,严净一切智、一切相智道,以毕竟空不起持戒犯戒、慈悲忿恚、勤勇懈怠、寂静散乱、智慧愚痴心故。

“舍利子,复有菩萨摩诃萨修行般若波罗蜜多时,安住布施、净戒、安忍、精进、静虑、般若波罗蜜多,严净一切智、一切相智道,以毕竟空不起惠舍悭吝、持戒犯戒、慈悲忿恚、精进懈怠、寂静散乱、智慧愚痴心故。

“如是,舍利子,诸菩萨摩诃萨修行般若波罗蜜多时,安住六种波罗蜜多,严净一切智、一切相智道,以毕竟空无惠舍悭吝故,无持戒犯戒故,无慈悲忿恚故,无勤勇懈怠故,无寂静散乱故,无智慧愚痴故,不著惠舍,不著悭吝,不著持戒,不著犯戒,不著慈悲,不著忿恚,不著勤勇,不著懈怠,不著寂静,不著散乱,不著智慧,不著愚痴。舍利子,是菩萨摩诃萨当于尔时,不著惠舍悭吝者,不著持戒犯戒者,不著慈悲忿恚者,不著勤勇懈怠者,不著寂静散乱者,不著智慧愚痴者。舍利子,是菩萨摩诃萨当于尔时,于著不著皆无所著。何以故?以一切法毕竟空故。舍利子,是菩萨摩诃萨当于尔时,不著毁骂、不著赞叹,不著损害、不著饶益,不著轻慢、不著恭敬。何以故?毕竟空中,无有毁骂赞叹法故,无有损害饶益法故,无有轻慢恭敬法故。舍利子,是菩萨摩诃萨当于尔时,不著毁骂赞叹者,不著损害饶益者,不著轻慢恭敬者。何以故?毕竟空中,无有毁骂赞叹者故,无有损害饶益者故,无有轻慢恭敬者故。舍利子,是菩萨摩诃萨当于尔时,于著不著皆无所著。何以故?甚深般若波罗蜜多永绝一切著不著故。

“舍利子,是菩萨摩诃萨修行般若波罗蜜多时,所获功德最上最妙,一切声闻及诸独觉皆无所有。舍利子,此菩萨摩诃萨如是功德既圆满已,复能以四摄事成熟一切有情、严净佛土,便得严净一切智、一切相智道,速能证得一切智智。

“复次,舍利子,修行般若波罗蜜多菩萨摩诃萨,修行般若波罗蜜多时,于一切有情起平等心,起平等心已,于一切有情起利益安乐心,起利益安乐心已,于一切法性皆得平等,得法性平等已,安立一切有情于一切法平等性中。

“舍利子,是菩萨摩诃萨于现法中得十方诸佛之所护念,亦得一切菩萨摩诃萨、声闻、独觉之所敬爱。舍利子,是菩萨摩诃萨随所生处,眼终不见不可意色,耳终不闻不可意声,鼻终不嗅不可意香,舌终不尝不可意味,身终不觉不可意触,意终不取不可意法。舍利子,是菩萨摩诃萨于阿耨多罗三藐三菩提永不退转。”

当佛说此修行般若波罗蜜多诸菩萨摩诃萨获胜利时,众中有三百苾刍即从座起,以所著衣持用奉佛,皆发无上正等觉心。

尔时,世尊即便微笑,从面门出种种色光。

尊者阿难从座而起,偏覆左肩,右膝著地,合掌恭敬而白佛言:“世尊,何因何缘现此微笑?大圣现笑必有因缘,请垂矜愍唯愿为说!”

佛告阿难:“是从座起三百苾刍,从此已后六十一劫星喻劫中,当得作佛皆同一号,谓大幢相如来、应、正等觉、明行圆满、善逝、世间解、无上丈夫、调御士、天人师、佛、薄伽梵。是诸苾刍舍此身已,当生东方不动佛国,于彼佛所修菩萨行。”

复有六万天子闻佛所说,皆发无上正等觉心。世尊记彼当于弥勒如来法中净信出家专修梵行,弥勒如来为其授记,当得无上正等菩提。

尔时,此间一切众会,以佛神力得见十方各千佛土及诸世尊,并彼众会彼诸佛土清净庄严微妙殊特,当于尔时此堪忍界严净之相所不能及。

时,此众会一万有情各发愿言:“以我所修诸纯净业,愿当往生彼诸佛土。”

尔时,世尊知其心愿即复微笑,面门又出种种色光。尊者阿难复从座起,恭敬问佛微笑因缘。

佛告阿难:“汝今见此万有情不?”

阿难白言:“唯然!已见!”

佛言:“阿难,此万有情从此寿尽,随彼愿力于万佛土各得往生,乃至无上正等菩提,在所生处常不离佛,供养恭敬、尊重赞叹,修习六种波罗蜜多,得圆满已俱时成佛,皆同一号,谓庄严王如来、应、正等觉、明行圆满、善逝、世间解、无上丈夫、调御士、天人师、佛、薄伽梵。”

第二分无等等品第四

尔时,尊者舍利子、尊者大目连、尊者善现、尊者大饮光、尊者满慈子,如是等众望所识诸大苾刍、苾刍尼、菩萨摩诃萨、邬波索迦、邬波斯迦,皆从座起恭敬合掌,俱白佛言:“世尊,大波罗蜜多是菩萨摩诃萨般若波罗蜜多,广波罗蜜多是菩萨摩诃萨般若波罗蜜多,第一波罗蜜多是菩萨摩诃萨般若波罗蜜多,尊波罗蜜多是菩萨摩诃萨般若波罗蜜多,胜波罗蜜多是菩萨摩诃萨般若波罗蜜多,上波罗蜜多是菩萨摩诃萨般若波罗蜜多,妙波罗蜜多是菩萨摩诃萨般若波罗蜜多,高波罗蜜多是菩萨摩诃萨般若波罗蜜多,极波罗蜜多是菩萨摩诃萨般若波罗蜜多,无上波罗蜜多是菩萨摩诃萨般若波罗蜜多,无上上波罗蜜多是菩萨摩诃萨般若波罗蜜多,无等波罗蜜多是菩萨摩诃萨般若波罗蜜多,无等等波罗蜜多是菩萨摩诃萨般若波罗蜜多,如虚空波罗蜜多是菩萨摩诃萨般若波罗蜜多,无待对波罗蜜多是菩萨摩诃萨般若波罗蜜多,自相空波罗蜜多是菩萨摩诃萨般若波罗蜜多,共相空波罗蜜多是菩萨摩诃萨般若波罗蜜多,一切法空波罗蜜多是菩萨摩诃萨般若波罗蜜多,不可得空波罗蜜多是菩萨摩诃萨般若波罗蜜多,无生空波罗蜜多是菩萨摩诃萨般若波罗蜜多,无灭空波罗蜜多是菩萨摩诃萨般若波罗蜜多,无性空波罗蜜多是菩萨摩诃萨般若波罗蜜多,有性空波罗蜜多是菩萨摩诃萨般若波罗蜜多,无性有性空波罗蜜多是菩萨摩诃萨般若波罗蜜多,奢摩他波罗蜜多是菩萨摩诃萨般若波罗蜜多,昙摩他波罗蜜多是菩萨摩诃萨般若波罗蜜多,开发一切功德波罗蜜多是菩萨摩诃萨般若波罗蜜多,成就一切功德波罗蜜多是菩萨摩诃萨般若波罗蜜多,不可屈伏波罗蜜多是菩萨摩诃萨般若波罗蜜多,能破一切波罗蜜多是菩萨摩诃萨般若波罗蜜多。

“世尊,修行般若波罗蜜多诸菩萨摩诃萨最尊最胜、具大势力,能行无等等施,能满无等等施,能具无等等布施波罗蜜多;能得无等等自体,所谓无边相好妙庄严身;能证无等等法,所谓无上正等菩提。

“世尊,修行般若波罗蜜多诸菩萨摩诃萨最尊最胜、具大势力,能持无等等戒,能满无等等戒,能具无等等净戒波罗蜜多;能得无等等自体,所谓无边相好妙庄严身;能证无等等法,所谓无上正等菩提。

“世尊,修行般若波罗蜜多诸菩萨摩诃萨最尊最胜、具大势力,能修无等等忍,能满无等等忍,能具无等等安忍波罗蜜多;能得无等等自体,所谓无边相好妙庄严身;能证无等等法,所谓无上正等菩提。

“世尊,修行般若波罗蜜多诸菩萨摩诃萨最尊最胜、具大势力,能发无等等勤,能满无等等勤,能具无等等精进波罗蜜多;能得无等等自体,所谓无边相好妙庄严身;能证无等等法,所谓无上正等菩提。

“世尊,修行般若波罗蜜多诸菩萨摩诃萨最尊最胜、具大势力,能起无等等定,能满无等等定,能具无等等静虑波罗蜜多;能得无等等自体,所谓无边相好妙庄严身;能证无等等法,所谓无上正等菩提。

“世尊,修行般若波罗蜜多诸菩萨摩诃萨最尊最胜、具大势力,能习无等等慧,能满无等等慧,能具无等等般若波罗蜜多;能得无等等自体,所谓无边相好妙庄严身;能证无等等法,所谓无上正等菩提。于余种种殊胜功德,随其所应亦复如是。

“世尊,世尊亦由修行般若波罗蜜多,能修、能住、能满、能具胜功德故,得无等等色,得无等等受、想、行、识,证无等等菩提,转无等等法轮,过去、未来、现在诸佛亦复如是。是故,世尊,若菩萨摩诃萨欲到一切法究竟彼岸者,当习般若波罗蜜多。世尊,修行般若波罗蜜多诸菩萨摩诃萨,一切世间天、人、阿素洛等,皆应供养恭敬、尊重赞叹。”

尔时,佛告诸大弟子及菩萨摩诃萨等言:“如是,如是,如汝所说,修行般若波罗蜜多诸菩萨摩诃萨,一切世间天、人、阿素洛等,皆应供养恭敬、尊重赞叹。何以故?由此菩萨摩诃萨故,世间便有人、天出现,所谓刹帝利大族、婆罗门大族、长者大族、居士大族、转轮圣王、四大王众天乃至他化自在天,梵众天乃至色究竟天,空无边处天乃至非想非非想处天出现世间。由此菩萨摩诃萨故,世间便有预流、一来、不还、阿罗汉、独觉、菩萨、诸佛出现。由此菩萨摩诃萨故,世间便有种种资生乐具出现,所谓饮食、衣服、卧具、房舍、灯明、末尼、真珠、琉璃、螺贝、璧玉、珊瑚、金银等宝出现世间。以要言之,一切世间人乐、天乐及出世乐,无不皆由如是菩萨摩诃萨有。所以者何?此菩萨摩诃萨自布施已教他布施,自持戒已教他持戒,自安忍已教他安忍,自精进已教他精进,自修定已教他修定,自习慧已教他习慧,是故由此修行般若波罗蜜多诸菩萨摩诃萨,一切有情皆获如是利益安乐。”

第二分舌根相品第五

尔时,世尊现舌根相,量等三千大千世界。从此舌相复出无数种种色光,遍照十方殑伽沙等诸佛世界。

尔时,东方殑伽沙等诸佛土中,一一各有无量无数菩萨摩诃萨,见此大光心怀犹豫,各各往诣自界佛所,稽首恭敬白言:“世尊,是谁威力,复以何缘,有此大光照诸佛土?”

时,彼彼佛各各报言:“于此西方有佛世界名曰堪忍,佛号释迦牟尼如来、应、正等觉、明行圆满、善逝、世间解、无上丈夫、调御士、天人师、佛、薄伽梵,今为菩萨摩诃萨众宣说般若波罗蜜多,现舌根相,量等三千大千世界。从彼舌相复出无数种种色光,遍照十方殑伽沙等诸佛世界。今所见光即是彼佛舌相所现。”

时,彼彼界无量无数菩萨摩诃萨闻是事已,欢喜踊跃叹未曾有,各白佛言:“我等欲往堪忍世界,观礼供养释迦牟尼如来、应、正等觉及诸菩萨摩诃萨众,并听般若波罗蜜多,唯愿世尊哀愍听许!”

时,彼彼佛各各报言:“今正是时,随汝意往。”

时,诸菩萨摩诃萨众既蒙听许,各礼佛足右绕七匝,严持无量宝幢、幡盖、衣服、璎珞、香鬘、珍宝、金银等花,奏击种种上妙音乐,经须臾间至此佛所,供养恭敬、尊重赞叹佛菩萨已绕百千匝,顶礼双足退坐一面。南西北方四维上下殑伽沙等诸佛土中,一一各有无量无数菩萨摩诃萨亦复如是。

尔时,四大王众天、三十三天、夜摩天、睹史多天、乐变化天、他化自在天,梵众天——梵辅天、梵会天、大梵天,光天——少光天、无量光天、极光净天,净天——少净天、无量净天、遍净天,广天——少广天、无量广天、广果天,无烦天、无热天、善现天、善见天、色究竟天,各持无量种种香鬘,所谓泽香、末香、烧香、树香、叶香、诸杂和香,悦意花鬘、生类花鬘、龙钱花鬘并无量种杂类花鬘,及持无量上妙天花、嗢钵罗花、钵特摩花、俱某陀花、奔荼利花、微妙音花、大微妙音花及余无量天妙香花来诣佛所,供养恭敬、尊重赞叹佛菩萨已绕百千匝,顶礼双足却住一面。

尔时,十方诸来菩萨摩诃萨众及余无量欲、色界天,所献种种宝幢、幡盖、衣服、璎珞、珍宝、香花及诸音乐,以佛神力上踊空中,合成台盖,量等三千大千世界,台顶四角各有宝幢,台盖、宝幢皆垂璎珞,胜幡妙彩、珍异花鬘,种种庄严甚可爱乐。

尔时,会中有百千俱胝那庾多众皆从座起,合掌恭敬而白佛言:“世尊,我等未来愿当作佛,相好威德如今世尊。国土庄严,声闻、菩萨、人、天众会,所转法轮,皆如今佛。”

尔时,世尊知其心愿,已于诸法悟无生忍,了达一切不生不灭、无作无为,即便微笑,面门复出种种色光。

时,阿难陀即从座起,合掌恭敬白言:“世尊,何因何缘现此微笑?诸佛现笑非无因缘!”

佛告阿难:“是从座起百千俱胝那庾多众,已于诸法悟无生忍,了达一切不生不灭、无作无为。彼于当来经六十八俱胝大劫勤修菩萨行,妙法花劫中当得作佛,皆同一号,谓觉分花如来、应、正等觉、明行圆满、善逝、世间解、无上丈夫、调御士、天人师、佛、薄伽梵。”

本文链接:第四百五卷 大般若波罗蜜多经

上一篇:第一百七十六卷 阿毗达磨大毗婆沙论

下一篇:第十一卷 南本大般涅槃经