药师经真言网

您的当前位置:首页 > 佛学新闻

体证生命的黑盒

发布时间:2019-09-10 09:45:51编辑:阅读次数:
体证生命的黑盒欧芙伶二○○三年第一次见到德敏(化名),她热心憨厚的样子,那种感觉就像我们家里的妈妈。憨厚的她手上拎着一卷的图册,打开之后,她如数家珍:这一块土地需要申请的,那一块土地值多少钱,不需要电脑,全部在德敏的脑海里。该申请的申请,该报税的报税,而且永远不会弄错资料。来自屏东的的德敏,育有两个执爱的儿女,先生在地政事务所上班,她自己就开了一间代书事务所。代客户办理土地过户等有关房地产的事务。如果人生可以重来,德敏宁愿这件事情从来没有发生过。这件事情虽然已经过了十年。但是对今年五十四岁的德敏来说,这是一份无法忘怀的痛。这个记忆的盒子,像一个生命的黑盒,多少年来不敢轻易的开启。当妈妈看到孩子尸首那一剎那,大叫一声,从此以后精神就失常了。她谁也不认得,没有办法去上班,也没有意识自己在做什么。每天只是在马路上来回疾走,从早走到晚,也没有感觉到疲累。她回忆起那段苦难的日子,没有办法控制的身心,每天醒来糊里糊涂的走上街,没有目的的走,不管是烈焰当空,还是大雨倾盆,走在没有归属的马路上,没有察觉别人异样的眼光,没有察觉飞驰而过的车子:「数不清多少次差一点被迎面和背后而来的汽车撞到,有好几回也不知道怎么回到家中,身上的衣服都是一片片,车子从我的身边开过去,衣服都飞了,人却安然无恙。」衣服被疾驰而过的汽车给撕裂成条片状。像风中的棉絮。生命在千钧一发间。每一天家人总要等到她平安回来,哪怕是深夜,才能暂时放下心头大石,那种「出去像丢掉,回来就像捡到的日子」没有人明自这样的心情,这一刻不知下一刻会发生什么亭,让家人都非常的担心。走一个,疯一个。在那一刻,家人深深的体会什么是人生的无常。那难挨的日子,一天就好象一年那么长。当德敏被带来见休证师父时,精神恍招,神情呆滞。如果正常人是一百分的标准,当时的德敏可以说只有百分之二十正常。师父让她留在净苑,她虽然失常了,但是失常的人也有比较清醒的时候。在她一天中比较正常的时侯师父要她坐在椅子上,让她持药师经里的解冤偈:解结解结解冤结,解了多生冤和业…,即使她一天正常的时候只有二十分钟或半小时,所以我就给他一个短的咒语——解冤咒作为修行的功课。」除了要她持咒以外,师父也为她点药师灯,祈求药师佛的加持开启她的智慧。四十九天又四十九过去,德敏的情况渐渐的在进步。在她清醒的时候,师父就赶快让她持咒,情况慢慢好转,清醒的时候渐渐的越来越长,一年后她的精神状况已经恢复百分之八九十,和常人无疑。一年的时间,说长不长,说短不短,对德敏来说,这一年像做了一场梦,梦和醒之间是

\

一场拉锯战,多少精神患者没有像德敏的助缘,从此以后就在那梦醒的边缘,德敏在生命与健康这堂课里总算毕业了。因为生病已经停顿一年的事业也很需要她打理。于是在师父的鼓励下她回去屏东工作,甫回到工作岗位上就接到一宗很大的生意。委托人要她到日本寻找土地拥有权人以办理土地转让的手续。原本办理土地转让手续并不难,难度在于土地拥有权人早在十八岁的时侯已经移居日本,事隔六十多年,音讯全无,人事几番新,要找到这个人也非常渺茫。持着有限的资料,以及很多的未知数,德敏战战兢兢的飞到日本,「这是我第一次一个人到日本办事,虽然以前曾经去过,但是都是跟随旅行团。」刚恢复精神的德敏,虽然困难重重,她仍然没有放弃一线的机会,甚至连当地的地陪都觉得没有可能找到的时侯,德敏并没有放弃,她选择走向难处,在最仿徨的时候,她想起上野车站附近的上野公园有一尊药师佛的青铜像,于是便一个人来到上野公园,站在药师佛像前,深深的拜下去,药师佛一旁还有日光菩萨和月光菩萨。这个发现让她找到内心的平静。每天早上,她就搭地铁到这里,仰望佛菩萨,礼拜药师佛后,就在菩萨旁持解冤咒,「我只会药师经的解冤咒。」在他发病的时候因为精神恍认,药师琉璃光如来本愿功德经太长,师父尽可能的只给她一个容易记得的解冤咒,结果这个咒语就让她受用无穷,在在处处她都在持咒,在人生地不熟的日本,当她过到困难的时候,很自然的她就更用功,她记得她在上野公园持到、六万四千遍的咒语时,突然灵机一动,想到一个可以帮助她的人,结果就在一个小镇找到她要找的人。对方还健在不过已经是八十多岁的老人。这一趟的任务顺利完成,土地终于得以过户转让。这一次的成功让她完全重新站起来。从此以后,她就恢复了正常,这十年来,她都没有放弃每天持念解冤咒。也许你会这样想:只凭一个咒语就治好她的失常。然而这是事实,我想起药师经里记载的:白癞癞狂药师佛都没有放弃。回想起那段日子,德敏感慨的说:「如果没有佛菩萨和师父的帮忙,我现在就是在街上流浪的一名疯汉。精神恍认时不知道自己在做什么,清醒时,放不

\

下别人的眼光,那时我对自己很没有信心,不敢和别人讲话,怕别人说我为什么有这样的遭遇。怕人笑我。」她告诉我们一个近乎不忍的趣事,他说:「原来一个疯人在他疯时,不会说自己疯的,都是说别人疯。所以当时别人说我疯时,我说你才疯。」听起来很好笑,可是真正身历其境时,却不是这么一回事,只有亲近的人才可以深深的体会到那种近乎苍凉的无奈。 灰暗的日子,终于过去。在德敏的身上我们看到佛力、他力、自力的最佳例子,佛菩萨的加持、法师的引导,再加上自己的努力,终于恢复了正常,心病还需心药医。看到今天的德敏,有谁相信十年前的她失常的在马路上徘徊疾走。我想起二○○三年第.次见到德敏的情景,手上拿着图册,侃侃而谈。她不说没有人知道她曾经在梦醒的边缘。十多年后的今天,勇敢的谈起这一段过去,只为了告诉别人,永远不要放弃自己,药师佛是不会放弃愿意帮忙自己的人。而这种身心灵的平安与自在,来自对信仰的信心,就如体证师父说的:心安,身就安。心自在,身就自在。--录自:东方净苑出版:《你相信吗?》

本文链接:体证生命的黑盒

上一篇:令人心惊胆颤的不良恶果

下一篇:佛和魔不同之处