药师经真言网

您的当前位置:首页 > 宝积经

第六十二卷 大宝积经

发布时间:2019-06-25 19:42:01编辑:菩提流志 译阅读次数:

第六十二卷 大宝积经

高齐北天竺三藏那连提耶舍译

菩萨见实会第十六之二净饭王诣佛品第二

尔时,世尊饭食澡手,洗钵器已,现其瑞相。即时,毗沙门天王,以无量那由他百千亿众夜叉围绕,譬如壮士屈申臂顷,一念之中从天宫没,佛前而现,头面礼足,住立北方,于虚空中夜叉大众前后围绕,合掌恭敬佛及众僧。提头赖吒天王,以无量百千那由他乾闼婆众前后围绕,亦如壮士屈申臂顷,从天宫没,于如来前,头面礼足,住在东方,于虚空中恭敬世尊及比丘众。尔时,毗楼勒叉天王,以无量百千那由他鸠槃茶众之所围绕,亦如壮士屈伸臂顷,从天宫没,在于佛前,头面礼足,住于南方,在虚空中合掌恭敬如来及比丘众。尔时,西方毗楼博叉天王,以无量百千那由他诸龙前后围绕,亦如壮士屈伸臂顷,从天宫没,于如来前,头面礼足,住在西方,于虚空中合掌恭敬如来及比丘众。释提桓因天王亦复如是,无量那由他百千围绕,从三十三天没,住于佛前,头面礼足,于虚空中恭敬如来及比丘众。夜摩天王、兜率陀天王、化乐天王、他化自在天王、娑婆世界主大梵天王、光音天王、遍净天王、广果天王、净居天王,各以无量百千那由他天众之所围绕,于彼天没,住于佛前,头面礼足,在虚空中恭敬如来及比丘众,亦复如是。尔时,毗摩质多阿修罗王,与六十那由他眷属前后围绕,犹如壮士屈伸臂顷,于自宫没,住于佛前,头面礼足,现恭敬相,却住一面。金翅鸟王亦与八万六千迦楼罗众眷属围绕,于自宫没,住于佛前头面礼足。及诸外道其有八亿,从诸方来,而说偈言:

“于净虚空中, 十五夜满月,

超过诸星众, 光明独显耀。

佛如净月轮, 灭闇除三垢,

能超诸外道, 犹如空中月。

秋日千光明, 能除诸暗冥,

超出明月光, 开布莲华池。

佛光过于日, 普照大千界,

如来能开现, 声闻莲华林。

天主憍尸迦, 住在善法堂,

出过诸大众, 金刚杵光耀。

十力功德山, 两足尊胜王,

超过诸外道, 犹如释天王。

须夜摩天王, 天众所供养,

住在天众中, 光赫坐宝座。

十力无边威, 超过恶道趣,

无畏光明德, 显说八正道。

如兜率天王, 在宫众围绕,

超过诸天众, 宿善而光耀。

调御天人师, 八部所供养,

超过诸世间, 无畏显说法。

如化乐天王, 在于天宫中,

超过诸天众, 功德独光显。

佛超诸世间, 离浊出三界,

能调未调王, 具十力光照。

如自在天王, 住居天宫中,

超过诸天众, 宿善而晃耀。

如是佛光明, 具足十力行,

超过天人众, 本善功德故。

如大梵天王, 超过诸梵众,

光耀说甜美, 显于八正路。

如来胜梵天, 沙门众中王,

光明照三界, 转于四谛法。

知见众集已, 天人龙听法,

人中最胜王, 吐宣八正语。

虚空可度量, 海可瓶量尽,

须弥山可称, 佛德难可知。”

尔时,净饭王白释种言:“诸人者,如日欲出先现瑞相,所谓明星出时,当知日出不久;迦卢陀夷亦复如是,于佛如来一切种智先现瑞相。比丘所说如来功德,即是一切智相。诸仁者,速办好乘,我当往诣至如来所。”

时,释种臣言:“善哉!大王,今正是时。所须之具,今悉已办。”

尔时,大王敕诸臣言:“从迦毗罗城乃至尼俱陀林,于其中间精治道路,以好软沙遍布其地,散种种华,悬诸缯彩,作唱伎乐种种歌舞。”

尔时,大王乘好车乘,出迦毗罗城,诣尼俱园。于彼乘后,有八万白象,以种种宝间错庄严。于其象上,各立七宝殿堂,甚奇微妙。于其象后,各严八万宝马。于其马上,各有金幢。其马及幢,各以七宝庄严,微妙第一。是时,城中有无量人严饰车乘,诸所服饰青马、青车、青盖严饰,执持青刀,衣服皆青,鞍鞯鞦辔悉亦青色,各持青幢;一一车后,百青衣人之所围绕。复有释种等,各各严饰种种好车,青黄白赤杂色庄严,杂色车马杂色严饰;一一车马皆有百人,杂色庄严,亦复如是。

尔时,世尊遥见王来,告诸比丘:“汝若欲见三十三天游戏众者,当观释种出迦毗罗城。何以故?释种游行与天无异故。”

尔时,世尊而说偈言:

“其迦毗罗妙城中, 净饭大王及眷属,

最胜人王今方至, 谛听谛听我当说。

象马车乘过百千, 种种庄严甚殊妙,

从迦毗罗而引出, 人王宝藏及诸乘。

青马青车青庄严, 将从衣服悉青色,

靴帽刀拂咸亦青, 青鞭青辔青铃网,

青衣人持青幢盖, 人马皆青甚殊妙。

黄马黄车黄庄饰, 将从衣服悉黄色,

靴帽刀拂皆亦黄, 黄鞭黄辔黄铃网,

黄衣人持黄幢盖, 人马皆黄甚殊妙。

赤马赤车赤庄饰, 将从衣服悉赤色,

靴帽刀拂皆亦赤, 赤鞭赤辔赤铃网,

赤衣人持赤幢盖, 人马皆赤甚殊妙。

白马白车白庄严, 将从衣服悉白色,

靴帽刀拂皆亦白, 白鞭白辔白铃网,

白衣人持白幢盖, 人马皆白甚微妙。

杂色车马杂庄严, 将从衣服悉杂色,

靴帽刀拂皆亦杂, 杂色鞭辔杂铃网,

杂色衣人持幢盖, 人马皆杂甚微妙。

彼诸车后庄严象, 其数足满八十千,

金鞍金鞯金庄饰, 象背皆有七宝殿。

种种庄饰妙龙马, 其数亦满八十千,

七宝庄严甚奇丽, 众妙服饰从车后。

以诸妙华散御路, 用五种香熏其地,

悬诸瓶香并缯彩, 壮士戏人歌舞辈,

种种庄严遍其路, 作诸音乐从王后。”

尔时,净饭王及诸侍从,至尼俱树园,下车而入,步众导从前后围绕。

尔时,世尊知父王心深生怨恨,为度王故,过于人上,在虚空中自在游行。如来行时,娑婆世界主大梵天王在如来右,释提桓因在如来左,须夜摩天王、兜率陀天王、化乐天王、他化自在天王,各各执持种种天盖,供养如来。尔时,毗沙门王、提头赖吒天王,在佛东面,偏袒右肩,右膝著地,合掌向佛,现恭敬相;毗楼勒叉王、毗楼博叉王,在佛西面,亦偏袒右肩,右膝著地,合掌向佛,现恭敬相。尔时,四天王天、三十三天、夜摩天、兜率陀天、化乐天、他化自在诸天子等,在虚空中,雨天优钵罗华、栴檀末香、曼陀罗华,作天伎乐及以歌舞;复于虚空中雨诸香水,从昔以来未曾见闻,优钵罗华、旃檀香末,供养如来。尔时,世尊示现神通,以通力故,令人见天差别之相。

时,净饭王见诸天子供养如来,生希有心。复见严饰七宝重阁满虚空中,见已作是说言:“如来本昔作童子时,不以四天下转轮圣王生于顾恋。何以故?今在三千大千世界中,为大法王,统领天人,富贵自在。今此世尊为正法王,我今于此为人围绕,世尊乃有天人侍卫。”

尔时,净饭王偏袒右肩,右膝著地,头面礼足,合掌向佛,而作是言:“世尊初生之时,无人扶持而行七步,观察十方而作是言:;我于世间最尊最胜,当得度脱老病死边。我于尔时头面礼世尊足。复于后时,至于田村阎浮树下坐于清凉,日虽西移,影初不动;复有六天童子,合掌作礼在如来前,我于尔时头面作礼大牟尼足。我今第三复亦头面礼世尊足。”

尔时,净饭王而说偈言:

“两足世尊初生时, 无人扶持行七步,

自说我于世最胜, 尔时我礼明智者。

牟尼踰城至田村, 阎浮树影荫不移,

六天童子修供养, 我时复礼世应供。

今是第三稽首礼, 恭敬怜愍世间尊,

堪受人天微妙供, 世无如佛何有胜?

世尊本号悉达多, 字为父母所喜乐,

始知如来名称实, 得愿满足获甘露。”

尔时,欲界诸天与世尊敷师子座,以天妙衣敷在座上及尼俱园,复以天劫波树衣弥覆虚空。尔时,世尊从空而下,在师子座跏趺而坐。时,净饭王及诸眷属,头面礼足,退坐一面。欲、色二界诸天子等,亦头面礼足,于虚空中退坐一面。

尔时,世尊而说偈言:

“净饭大王及眷属, 来诣世尊设供养,

从迦毗罗妙城出, 趣尼俱陀可乐园。

佛与无量众围绕, 阿修罗王及龙王,

鸠槃荼王金翅王, 乾闼婆王并眷属,

夜叉大王鬼神众, 紧那罗王悉皆集。

欲界天王并天子, 一切皆生欣喜心,

六欲诸天既如是, 梵辅梵身梵天众,

遍净诸天并眷属, 乃至广果净居天,

沙门大众婆罗门, 僧佉卫世尼乾子,

及余一切诸外道, 修行种种异术士,

斯等诸方皆来集。 如来示现自神力,

令净饭王及释种, 获得信心欣喜成。

如来普为一切众, 以微妙语善义句,

世尊意在净饭王, 现化种种胜神力。

王本不许佛出家, 相师本昔相童子,

在家必作转轮王, 无量亿众所供养。

满足圣王七种宝, 亦复具有四神通,

如法正治护国土, 王四天下刹利王。

尔时菩萨发是言: 我昔无量那由劫,

于一切时常实语, 大王谛听我今说。

大王昔来于我所, 实自初无信敬心,

欲以轮王令我作, 以四天下生恋惜。

譬如本昔有通龟, 随海水潮在陆地,

其海潮水回还去, 龟便坠堕深井中。

井中旧鳖问海龟: 汝本何处今至此?

广智海龟答井鳖: 我遇海潮坠此井,

其海潮水还源时, 我行迟迟遂不及,

以斯我今失时节, 堕此小井共汝住。

井鳖复问海龟言: 其海多少井中水,

岂复宽广于此耶? 为大为小愿速说!

广智海龟答井鳖: 无智住人穿凿处,

我于大海水中居, 在彼经历多年载,

犹尚不知海处中, 况复了达其彼岸?

如是大王都不知, 我之神通威德力,

欲以轮王四天下, 世间势贵恋惜我。

我今现作法轮王, 统领三千大千界,

如法正治离刀仗, 得于八部最胜供。

我今称颂昔日言, 故来应现此大众,

以神通力修其心, 用慈悲念召集众,

一切诸有皆云会, 莫不为王得净信。”

阿修罗王授记品第三

尔时,世尊现其瑞相。以是相故,时毗摩质多阿修罗王,作是念言:“我今最初供养世尊。”时毗摩质多阿修罗王,与其徒众六十那由他,婇女眷属亦六十那由他,以其海中无价宝珠及余海中所无悉采供养。尔时,阿修罗王化作六十那由他七宝车,一一宝车复化六十那由他调顺之马,一一调马复化七宝铃网庄饰马上,复化真金铃钏以饰马脚,一一马亦复化作七宝缠髻騣尾,一一调马复以真金鞦辔。彼诸调马皆以七宝为角。彼诸调马车上七宝庄严轩盖,皆用七宝在虚空中,随车行住。一一轩盖皆悬七宝旒苏铃带,一一轩盖皆化宝网弥覆其上。彼诸车马轩盖铃网,为风所吹出微妙音夺人视听,犹如善击百伎音乐出种种声,令人喜乐夺人心意。一一宝车在虚空中,去地六十由旬。一一车后作诸音乐。一一车上皆有阿修罗女,种种严饰在其车上。是诸女等,或有立舞,或有坐舞,或有唱歌,或身动转,或散栴檀末香,或散优钵罗末,或雨沉水末,或雨多摩罗拔,或雨天诸末香,或散阿修罗香末,或雨金末,或雨曼陀罗华、摩诃曼陀罗华、曼殊沙华、摩诃曼殊沙华、波卢沙迦华、摩诃波卢沙迦华、迦迦罗婆华、摩诃迦迦罗婆华、波吒梨华、摩诃波吒梨华、质多罗波吒梨华、摩诃质多罗波吒梨华,悉皆化作用供养佛,或散金华、银华、毗琉璃华、玻瓈华、赤真珠华、玛瑙华、砗磲华,或持七宝以散世尊。有散衣服,或以手环、臂脚钾钏、宝冠、宝鬘庄严之具,金锁、银锁、真珠、绳贯,或长或短,或有七宝项巾及诸璎珞金银耳珰,或以七宝盛发之袋以散于佛。或以顶鬘在臂铃钏动摇发声,或以七宝填鬘以金庄严,或以金填七宝庄严,有执金网,有捉金旒苏,有持摩尼旒苏,有持真珠旒苏,或持金盖、银盖,或持毗琉璃盖,有持七宝盖者,或持种种宝幢,或持种种色幡,或雨香水者,皆为供养佛故。或有合掌说偈赞叹曰:

“归命丈夫调御师! 归命丈夫最胜士!

归命丈夫两足尊! 归命丈夫无等伦!

归命明照世间者! 归命最上大智海!

归命具足功德林! 归命最胜微妙山!

归命具足功德聚! 归命灭除诸烦恼!

归命修诸净行师! 归命净行无断绝!

归命无依不怯弱! 归命无懈无悼动!

归命决定发精进! 归命决定满足者!”

尔时,阿修罗王亦复化作六十那由他七宝帐幕,甚奇微妙杂色庄严。一一帐幕净游之下亦复化作六十那由他七宝大地。彼诸地上亦复化作六十那由他楼橹却敌,七宝合成微妙第一。一一却敌亦复化作六十那由他重阁殿堂,七宝庄严。一一堂殿复有六十那由他门户窗牖,七宝庄饰。一一门户金门银扇杂宝雕饰,其诸门阃一一皆用毗琉璃宝,一一门枢皆用砗磲,复以砗磲为柱,一一柱上以赤真珠以为栌栱,玛瑙为地。其银门者悉用金扇,毗琉璃为阃,砗磲雕镂玛瑙为枢,赤珠为柱,白玉为栱,玻瓈为地。毗琉璃门户,玻瓈为扇,金为门阃,银为户枢,白玉为柱,玛瑙为栱,赤真珠为地。玻瓈门户,毗琉璃为扇,玛瑙为阃,赤珠为枢,以金为柱,银为基栱,白玉为地。玛瑙门户,白玉庄饰,赤真珠宝以为阃扇,银为户枢,琉璃为柱,金为基栱,玻瓈为地。赤真珠户,玛瑙庄饰,白玉阃扇,银为户枢,毗琉璃柱,玻瓈基栱,黄金为地。白玉门户,玛瑙庄饰,金为阃扇,毗琉璃枢,白银为柱,玻瓈为地,赤真珠宝以为基栱。彼诸门户一一户中,化作六十那由他师子之座,七宝合成,以诸天、人、阿修罗衣弥覆其上,或敷迦旃陵伽衣,或敷憍奢耶衣。其座两头置朱色枕。彼诸座前有七宝几,一一几上有于六亿阿修罗王种种衣服,所谓诸天树衣、刍摩罗衣、憍奢耶衣、迦尸迦衣。一一师子座上,各各皆有二修罗女众宝庄严。一一女人皆持七宝多罗树叶,以为其扇。一一座中皆有化修罗子,在于座上两女侠侍,持七宝扇。彼诸门户亦复化作六十那由他七宝幢盖。于金门户化作青幢黄柄,玻瓈间错。于银门户化作黄幢赤真珠柄,白银间错。于毗琉璃门化作赤真珠幢,黄金为柄,玻瓈交错。玻瓈门户化作杂色宝幢,黄金为柄,白银交错。青幢黄头、黄幢青头、赤幢白头、白幢赤头、杂色幢者七宝为头。彼诸宝幕及诸殿堂于虚空中,绕佛三匝。犹如三十三天伊罗婆那龙象在空游行,俱持毗陀罗婆树、梨耶多罗树供养诸天;彼诸帐幕于虚空中右绕三匝,亦复如是。彼诸宝幕却敌之中,及以地上重阁殿堂,有诸门户、师子之座、庄严宝盖、宝幢、幡华,雨天真檀末香、天优波罗末香、沉水末香,复雨曼陀罗华、摩诃曼陀罗华、曼殊沙华、摩诃曼殊沙华、迦迦罗婆华、摩诃迦迦罗婆华、波吒梨华、摩诃波吒梨华、质多罗波吒梨华、摩诃质多罗波吒梨华、金华、银华、毗琉璃华、玻瓈华一切众宝华,雨金、雨银、雨天树衣。彼诸修罗王子手中悉持如是宝珠,以珠力故,随意所须皆能降雨。

尔时,迦毗罗城四门之外,各各纵广六十由旬,以阿修罗王威神之力,放光遍照六十由旬,上照六万由旬周围遍满供养之具,彼诸浮游帐幕绕佛而住。时迦毗罗城中积曼陀罗华,举高七丈。天上香水成泥,以佛神力,令其香气遍满三千大千世界。于此三千大千世界中,所有住大乘者,彼诸众生闻其香气,乃至初发阿耨多罗三藐三菩提心得不退转,况复久修!

时,毗摩质多阿修罗王,乘七宝车绕佛三匝,以妙天真檀末以散佛上,而说赞曰:

“我今归依婆伽婆, 能施天人无畏者!

归依最胜不可动, 希望无上妙菩提!

我今归依婆伽婆, 心喜不堕三恶趣!

是故我今归依佛, 希求无譬妙菩提!

我今归依婆伽婆, 能除生死大苦海,

能断旷野离恼净, 堪能引导众生师!

我今归依婆伽婆, 以此归依不求生,

老死所逼大苦恼, 世尊为诸天人归!”

尔时,毗摩质多阿修罗王,以偈叹佛,右绕三匝。时彼诸马璎珞庄严,彼诸车庄严,彼诸阿修罗、阿修罗女庄严。彼诸幡幢宝盖铃网等,为风所吹,出深妙声,称心夺听,譬如具足百伎音乐,善巧奏击出深妙音、称意音声,甚可听采,夺人耳目。如是诸马庄严璎珞乃至铃网,为风所吹,出微妙音,如巧奏击百种音声甚可爱乐。

尔时,毗摩阿修罗王,绕佛三匝,雨天真檀末香、优钵罗末、沉水末香、多摩罗末、种种阿修罗香末从空而下,雨天曼陀罗华、摩诃曼陀罗华、曼殊沙华、摩诃曼殊沙华、波卢沙迦华、摩诃波卢沙迦华、迦迦罗婆华、摩诃迦迦罗婆华、波吒梨华、摩诃波吒梨华、质多罗波吒梨华、摩诃质多罗波吒梨华,复有种种化华,雨金华、银华、毗琉璃华乃至七宝众华从空而下,雨天香水、阿修罗香水从空而下。以香水故,迦毗罗城内外纵广六十由旬,悉成香泥,以其泥香遍满三千大千世界。所有菩萨闻其香者,于阿耨多罗三藐三菩提得不退转。

尔时,毗摩质多阿修罗王,绕佛三匝,以佛神力于虚空中,作天伎乐及阿修罗音声。彼诸音乐以佛神力,其音遍满三千大千世界,皆悉闻知。所有住大乘者闻其声已,悉于阿耨多罗三藐三菩提得不退转。无量百千阿修罗女,或歌或舞,或奏音乐,或身动转,又散天真檀末、优钵罗末、沉水末、多摩罗拔香、曼陀罗华、摩诃曼陀罗华、曼殊沙华、摩诃曼殊沙华、波卢沙华、摩诃波卢沙华、迦迦罗婆华、摩诃迦迦罗婆华、波吒梨华、摩诃波吒梨华、质多罗树华、摩诃质多罗树华、金华、银华、毗琉璃华、众宝杂华,又雨化华以散佛上,又散诸天衣服、臂脚铃钏以散佛上,腰璎珞、手臂璎珞、指环、项巾、七宝之鬘、金锁、银锁、真珠之贯、摩尼璎珞、半月珠璎于两肩上,七宝衣璎、种种宝璎,两耳珰磲、盛发宝袋、庄严顶冠、种种旒苏、种种香旒苏、种种真珠旒苏、种种摩尼旒苏,或雨天种种宝盖金末香水。又阿修罗女手把赤真珠以散佛上,又捉宝散者,又捉种种珠散者,皆为供养佛故。

毗摩质多阿修罗王,与其眷属皆悉相顺,而说偈言:

“我常如是心, 值遇佛世尊,

归依如来故, 未来常供养。”

尔时,波罗陀阿修罗王所设供养,亦如毗摩质多阿修罗王,等无有异;乘七宝车,右绕三匝,以偈赞佛:

“我礼得实十力士, 亦礼离怖无畏者!

决定得于不共法, 归命导引诸世间!

我礼断除结缚者, 亦礼出离生死道!

我礼到岸住陆地, 将导贫乏众生师!

我礼深智不思议, 与众和合不掉动,

于诸趣中心解脱, 犹如莲华不著水!

牟尼本修诸空法, 离诸简择得无相,

于一切处无所愿, 我礼如空无所依!”

尔时,善臂阿修罗王所设供养广大无量,如毗摩阿修罗王,等无有异;乘众宝辇,右绕三匝,散诸金粟,以偈赞曰:

“大牟尼尊无等伦, 天上天下亦无比!

佛知众生如阳焰, 非真实有唯想转,

于此无作无受者, 亦无士夫空无我,

离诸所作无体性, 说于一切寂定法。

于善逝法得信解, 观一切法悉平等,

彼当得作导师子, 顺佛言教如父说。

我今赞叹所得福, 唯佛智解能照知,

我以福德悉无余, 回施众生皆作佛。”

尔时,复有跋墀毗卢遮那阿修罗王所设供养,亦如毗摩质多阿修罗王,等无有异;乘七宝车,绕佛三匝,散以银华,说偈叹曰:

“我今礼佛妙好相, 渡生死海到彼岸,

自身得度复度他, 安置彼岸无畏处。

唯佛大慧知群生, 倒见丛林无智者,

迷惑焰水计为实, 无等悲心皆已知。

世尊妙人见众生, 如幻阳焰如光影,

牟尼如法生善子, 三有中行不染污。

大自在人知非实, 知诸法性彼此空,

愚痴如梦受欲乐, 佛子知已修诸行。”

尔时,罗睺罗阿修罗王所设供养,亦如毗摩质多阿修罗所设供养;乘七宝车,绕佛三匝,以质多罗波吒梨华以散佛上,说偈赞曰:

“大仙如来神妙身, 超过一切诸天人,

既如须弥比芥子, 复似大海譬牛迹。

如来颜容甚端正, 众相庄严第一最,

超过一切色中上, 如日出现萤息照。

世尊无量威德聚, 超过一切威德者,

令诸威德不能现, 如日出时萤光隐。

大圣世尊智慧海, 超过遍覆三有界,

蔽诸外道令不现, 如日盛明月光没。”

尔时,睒婆利阿修罗王所设供养,亦如毗摩质多阿修罗王;修供养已,乘七宝车,绕佛三匝,用摩诃波吒梨华以散于佛,说偈赞曰:

“乐奢摩他智慧者, 能除三毒贪瞋痴,

引导众生出世间, 犹如甘雨灭尘焰。

世尊炽然正法眼, 亦如酥投大盛火,

能断烦恼疑网尽, 亦如火烧大圹野。

颜容端正甚微妙, 众相庄严最第一,

超过一切诸妙色, 如日出时萤光隐。

如来秉持诸善根, 无量亿万那由劫,

能除烦恼及恶业, 如食甘露去身毒。

吹除一切无明冥, 如夜明炬照黑闇,

如来示现正法眼, 犹如珠师显宝价。”

尔时,乐战阿修罗王所设供养,亦如毗摩质多阿修罗王;设供养已,乘七宝车,绕佛三匝,散众宝华,以偈赞曰:

“难调恶心佛能调, 如勇健士降胜敌,

善得柔软心自在, 我礼心调无畏者。

能调诸根离怨对, 离畏无畏得安隐,

世尊烦恼不更发, 消伏毒害悉无余。

那罗延力善修慈, 于爱憎中心平等,

如来知诸众生相, 不为六道之所摄。

离诸想心竭有爱, 放智慧光破诸闇,

于诸法中心不著, 牟尼超过无等伦。”

尔时,善目阿修罗王所设供养,亦如毗摩质多阿修罗王;修供养已,乘七宝车,绕佛三匝,奉众宝藏以献于佛,说偈叹曰:

“大雄久已知, 诸法真实相,

所谓法名者, 各各和合假。

一切诸法体, 种种求不得,

所言此法者, 说唯是假名。

离名名体性, 诸相亦如是,

无相亦无名, 已离三种法。

所言解说者, 实无可显说,

说者说亦无, 解者亦复然。

如是知于法, 无上牟尼子,

于诸法不著, 修行大名称。”

尔时,伏三界阿修罗王所设供养,亦如毗摩质多阿修罗王;修供养已,乘七宝车,绕佛三匝,用真珠璎珞以奉如来,说偈叹曰:

“我今叹佛离怨敌, 颜容端正戒智力,

一切世间无如佛, 以无比身伏仇对。

色力光明照三有, 修诸善业得端正,

以布施力得其相, 八十种好悉严净。

净持戒力无能动, 明人思量所不得,

佛持戒心清净故, 人中师子所作成。

如来智力更无比, 以无怖畏胜三界,

如师子王众中吼, 超过一切诸外道。”

尔时,毗卢遮那阿修罗王所设供养,亦如毗摩质多阿修罗王;设供养已,乘七宝车,绕佛三匝,手执众宝以散如来,复以偈颂而赞叹曰:

“诸众皆集牟尼所, 净心瞻仰如来面,

一切现前睹世尊, 斯则如来不共相。

佛以一音演说法, 种种随心各皆解,

世尊说应众生机, 斯则如来不共相。

佛以一音演说法, 众生随类各得解,

称意所欲知其义, 斯则如来不共相。

佛以一音演说法, 或有修进或调伏,

或有获得无学果, 斯则如来不共法。”

尔时,目真邻陀阿修罗王所设供养,亦如毗摩质多阿修罗王;修供养已,乘七宝车,绕佛三匝,手执赤真珠以散佛上,说偈赞曰:

“欣喜净心敬信佛, 离于傲慢无邪见,

顺佛阿含不放逸, 是为修行无比子。

诸法自性不可得, 如梦行欲悉皆虚,

但随想起非实有, 世尊知法亦如是。

如秋时云水中月, 迷惑无智愚众生,

不能惑著明智人, 深乐佛法精进者。

妙人最妙不错悟, 于佛法中不放逸,

分别诸法悉如梦, 得见如实妙三昧。”

尔时,毗摩质多阿修罗王等,有六十那由他阿修罗,设供养已,皆各合掌作礼而住,欣欣踊跃,情意充满,喜乐称心,菩提之心流注不绝。

尔时,世尊知彼诸阿修罗信心供养已,如诸佛法示现微笑相,从其面门放无量色光,青黄赤白红紫玻瓈,亦如金银及以杂色;从口出已,绕佛三匝,还从顶入。

尔时,慧命马胜比丘,从坐而起,偏袒右肩,右膝著地,合掌向佛,为佛作礼,以偈问曰:

“雄猛牟尼现瑞相, 愍世间者非无因,

人中最胜愿为说, 大仙所现之因缘。

怜愍世间现瑞应, 见诸修罗胜供养,

欲授修罗决定记, 令我等辈得欣欣。

朝有胜心无有疑, 此众中有发心者,

世尊知其信根已, 人中师子现此瑞。

朝日谁发清净心? 谁于人中生胜信?

世尊知其信根已, 现此最妙之瑞相?

今此大众皆有疑, 皆见如来现微笑,

谁复朝日降魔怨, 现此瑞相为此人?

善哉降怨大仙尊, 愿断大众心犹豫,

愿尊速说勿踟蹰, 断此大众之疑网!”

尔时,世尊以偈答马胜比丘曰:

“善哉比丘所问义, 我所现瑞利世间,

我说果报无有余, 汝今一心善谛听。

诸阿修罗供养佛, 为求无上胜菩提,

修罗心意无所依, 如手在空不障碍。

此等供养世尊已, 阿修罗众心清净,

大智皆舍修罗道, 于人天中久受乐。

此等于其未来世, 值遇恒沙人师子,

于善名劫得成佛, 如来皆号为善名。

数满六十那由他, 名振十方照世间,

演说无依无著法, 广能度胜天人众。

彼诸佛土甚严净, 佛知世间离五浊,

净佛国土三千界, 满足六十那由他。

彼国无诸三恶趣, 以欣喜心土田净,

彼佛雄猛除诸难, 演说无上大乘法。

彼等诸佛得寿命, 住世六十那由劫,

演说无所依止法, 一一导师皆亦然。

彼诸如来灭度后, 世间智者尽皆灭,

满足六十那由劫, 彼佛正法住在世。

是诸如来各各度, 如恒河沙众生聚,

彼诸如来等无量, 土寿法住亦如是。

彼诸善逝能成熟, 六十那由众生数,

皆令安住大乘中, 各各绍继三宝种。

今此授记为修罗, 利世间者大仙说,

天人闻斯授记已, 身心踊跃得净信。”

本文链接:第六十二卷 大宝积经

上一篇:第五百六十二卷 大般若波罗蜜多经

下一篇:正法念处经 第三十五卷